第六章 又见桓楹(1/2)

加入书签

  亚武山位于河南境内,嵩山以西,乃泔涧峪正峰。山势壁立峭拔,挽铁索而上,大类太华,其中碧水凝秀,林木葱郁,相传真武先居于此,因亚于武当而得名。

  漻清舒展身体,斜卧于东峰中上部一株参天古木枝干之上,悠然做着午间小憩。浅浅睡梦之中,忽然心中一动,随即醒来,缓缓睁开双眼。

  便听树下有人笑道:“漻兄真好闲情逸致!”

  漻清伸了个懒腰,微一侧身,若一片树叶般轻轻飘下枝来,微笑道:“桓兄来得好快!”

  桓楹双眼放光,目不转睛地盯着带着小睡后一副清爽满足神情的漻清,笑道:“漻兄发下海捕文书召贫道相见,桓某岂有不来之理?即便给人打折了腿,就算爬也是要爬来的。”

  漻清失笑道:“桓兄真懂夸张。漻某不知阁下所在,只好出此下策,一心盼望桓兄见信后前来相会,却不是有意心存轻慢。得罪之处还请桓兄海涵。”说着深深一揖。

  桓楹笑着回礼道:“漻兄言重了!漻兄法力高深,竟能遍书所传之信于四方各地。桓某每走数里便见着一处,心中早已佩服得五体投地;更难得的是,这些字迹还似仅只桓某一人可见。种种妙处,令在下想起当日‘三清符令’里最后一招,神气凝球爆为万千光雨,或医友,或击敌,泾渭分明,决无错失。莫非这便是漻兄久负盛名之绝技‘露泽天下’?桓某有幸得见,眼界大开,哪还理甚么轻慢不轻慢的。更何况,”他举步走近漻清,含情脉脉道,“漻兄竟肯主动相约,在下受宠若惊已极,早喜得甚么都忘了,只是日夜兼程,想快些赶到你身边。”

  漻清大感吃不消,忙岔开话题道:“桓兄可知在下缘何相招?”

  桓楹笑,张口欲言,却又先叹了口气,方道:“在下很想说,那是漻兄对在下心生思念之故。但桓某却知绝非如此。唉!”顿了顿道,“那么,漻兄此举,究竟所为何事?”

  漻清微笑凝视他道:“不知桓兄可曾听说,铁刀门马家之事?”

  桓楹愕然道:“芜城铁刀门?嘿,莫非他家近日走失了甚么美人,便怀疑到桓某头上?”继而正容道:“自从上次长亭相会,桓某对漻兄一见倾心后,便再未碰过他人一根手指头,只专心为你守身,请漻兄明鉴!”

  漻清尴尬道:“桓兄请勿再发此言。马家并未走失人口,却于三日前差点给人灭门。因他们亦有份参与那日“听雨楼”会战,下毒手之人又曾以法术抹去现场所有痕迹,是以马门唯一的幸存者便托在下代为查探,看看是否桓兄所为。”

  桓楹失笑道:“怎么可能!三日之前,在下仍在杭州,如何能分身去芜城行凶。”侧过脸来斜睨着漻清道:“漻兄不至也怀疑在下吧?”

  漻清双目射出神光,深深望进桓楹眼底,后者丝毫不让,坦然与之对视。

  片刻,漻清收目微笑道:“桓兄并未说谎,在下倒是相信的。”

  桓楹笑道:“漻兄似乎对自己读心之术,相当有自信。”

  漻清微笑道:“见笑了。在下仅能肯定对方是否信口雌黄而已,怎堪称得‘读心’。比如现在,我便不知桓兄心内想些什么。”

  桓楹更贴近一步,暧昧笑道:“漻兄真的不知?”伸手往他肩上搭去,待将触及,想起上次惨痛教训,略为停顿》序v文學婕匆灰a溃岫u匕聪隆?

  这次依然隔着数寸便被挡住,但桓楹觉出触手平滑,仅是普通壁界表面,并非如上次般暗带强烈电流,心中一喜,另一只手臂也跟着圈过来,便似隔着壁界将漻清抱在怀中》序v文學湮凑娓黾》粝嘟樱搁喝匆押苁锹悖白艥x清目光,露齿一笑。

  漻清眉头轻皱,却是好笑多过生气,于是操控壁界膨胀,将桓楹缓慢却坚定地向外推开。

  桓楹法力远远不及,不得已退在漻清七步之外,双臂大张,便如趴在一只巨大的透明球体上般,模样甚是滑稽。但他见到漻清面上神情,三分嗔怒之中倒含了七分笑意,又终不肯如上次般,放出能真正伤害到自己的电流,不由大喜,望着漻清俊朗清逸的风姿,一时间竟痴痴地说不出话来。

  漻清不答他话,微笑道:“可惜纵然漻某相信桓兄并非凶手,旁人却未必。桓兄可愿帮在下一个忙,随我入少林寺,当面与马氏遗孤解释清楚?”

  桓楹心神不守,茫然应道:“甚么都依你……”忽然省悟,“入少林?那些秃驴自诩名门正派,兼且早与我有隙,我若自投罗网,他们怎肯再放我出来!”满怀热情一冷,收回手臂,怀疑地看着漻清道:“漻兄纵是怪我轻薄,那也不至于这般陷害吧?”

  漻清忙道:“桓兄误会了。只因在下答应过他们,要请得桓兄大驾亲至,与众人解释此事。”接着叹口气,苦笑道:“这其实只是漻某自己的麻烦。但桓兄若肯不吝帮在下这个忙,漻某自是感激不尽,同时亦会保证桓兄安全。”

  桓楹心想,若那些秃驴不要我性命,只将我关在寺中不许出来。那时你要甩手而去,却又教我如何自处?但他要博漻清倾心,这却是个极好的机会。是以他一咬牙,心

  道不妨便赌上这么一赌,若漻清真个如此绝情,自己也好尽早死心。至于日后如何脱身,办法总是有的。于是点头道:“既然如此,桓某便舍命陪君子,随漻兄少林一行!”

  漻清大喜施礼道谢,同时笑道:“哪用‘舍命’呢,少林寺总要卖在下一个面子,不至与兄为难。”顿了顿傲然道:“即便双方一时言语不合,动起手来,在下亦自信能保桓兄安然出入!”

  桓楹见到他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信心傲气,喜欢得直想将他紧紧抱在怀里,狠狠亲吻怜爱。却恨隔了厚厚一层壁界,只能看不能吃,心中甚觉无奈。

  于是两人便即启程往少林而去。亚武山与嵩山相隔并不甚远,两人脚程又快,纵使桓楹一路拖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