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紫金山观星坠落活佛谈天下变化(1/2)

加入书签

  又是一颗星辰陨落了

  是夜,紫金山巅,背负双手仰头望天的孙长武,叹息了一声。

  看着天空之中,那墨绿色的光轨闪过,最后消失不见,他不免感觉有些惆怅。

  继身为‘天魔星’的袁始凯之后,代表叶赫那拉氏的‘天妖星‘也退出了舞台。

  现在,有资格追逐‘真龙之格’的,只剩下了奇诡星霸王星五赤星独泰星。

  身负‘正一纯阳功’,对道家观星望气之术均有所涉猎的孙长武,在与石松宏和李昆仑相见之后,便清楚的知晓,这二人即是自我‘党派’的最大阻碍!可除却直至现在仍未出现的‘霸王星’不谈,代表‘奇诡星’的石松宏,实力已经超越凡胎所能具备的极限真正到了能与上古神魔比肩的程度。而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厉害的‘五赤星’李昆仑,却有着众多将星的庇护且拥有石松宏言语相佑。

  在那人的约束下,饶是孙长武心中如何不安,也无法干涉对方与弟子之间的宿命。

  听说那人曾被‘天剑’承认,却视之如草芥,甚至将其三分,尽赠外人

  沉重的叹息声在阳台上响起,孙长武的眉头皱的很紧,嘴唇也是抿着的:该说他是大气好呢还是愚蠢好呢?昔日,不知多少英雄豪杰王侯将相梦寐以求的天子神器出现在眼前,都不屑一顾,还做出了破坏之举这,实在是让人倍感匪夷所思!这样的人,凭什么与我的‘党派’一道掀起革命逐鹿天下呢!听闻他已同红盟的‘镰锤社’搭上了关系,得到了许多助力,难不成,是因为这个?

  哎,这事情也是复杂离奇,真是让人想不明白也猜不透,其中难以捉摸

  自言自语间之间,显得有些忧虑的孙长武,突然转过身来。他看着背后那位身着红色僧袍头戴冠智达帽脚下无鞋,一身皮肤黝黑中带有红润的老年僧人,轻声问道:莱达上师,你对当今天下这纷纷扰扰的乱象,可有什么独到的看法?

  他似乎对这个老年僧人十分信任,以至于在观星之时,毫无防备的将后背面对他。

  关于江山社稷之事,从古至今,可未有几人能够预言的准确

  听到孙长武的话,这个眉毛尽白的老僧低垂着头,似乎答非所问:之前,老僧曾见过众魔之首元魔九道之主,他的天资堪称千年难得一见,能将本我‘星辰道’的内功‘两极魔道’返本逐源,融合其他八道的秘法,重新合成与原本有七八分相似的‘天魔功’来,这份成就,可说得上是举世无双。我原本以为,他将会是凯申的最大竞争者,非常有希望将自己的本命星转化为‘真龙帝星’,可未曾想到,他竟会这么简简单单的死在了那位唤作石松宏的人手!而且不单单是他单人,就连垂帘听政统治了金缺王朝长达五十年的叶赫那拉氏,也一样陨落了。

  本座自半个世纪前‘转世’得掌现身以来,已经过去了六十七载。

  顿了顿,他又继续说道:哪怕继承了众多先者的‘神’,在这段时光中,老僧也未懈怠过一刹那。日里修夜里修,风里修雨里修最后,方才于百年一遇的奇迹‘佛光照神宫’中,得佛光灌顶,修的本派最高奥秘,传说中由如来神掌化来的奇功‘无上大手印’!原本,我以为得此神功之后,天下之大,将再无敌手,即便是‘五绝’层次,在九大秘传印法之下,也不比普通人强大多少。但是,终究是坐井观天了啊光是日前从京城方向传过来的妖气来看,我便不是叶赫那拉氏的对手!她已经修成天妖之身,抛弃了凡胎**。即便我使出‘成就一切明印’,也决计不是其对手!但就是这样一个绝世强者,却死的无声无息!甚至,在传闻之中,石松宏如同之前对元魔九道之主一般,仅用了一招,便将她结果了!无法想象,无论我在脑中如何夸大,也无法想象!世间竟有这等人物!

  孙先生,你也是见过他的。难道说,这个家伙,是上古某位神魔的转世体吗?

  莱达活佛看着孙长武,疑惑的问道:否则我实在想不出为何他会有如此成就。

  以他未及弱冠的年纪来看,你有这样的想法是应该的石松宏是不是那些拥有毁天灭地之能的传说转生我不知道,可自那日在纳京和他对视之后,我就很清楚一件事。那即是,哪怕我拼着损寿身死用出了‘虎啸皇拳’最后一式‘绝啸苍穹灭’,也无法成为他的对手绝对不会!他就是那种光凭一个不经意之间的眼神,便能让人绝望的存在!我也很迷惑,他是怎么修炼到这等可怖程度的。

  孙长武脸色并不好看:所以,我才会答应他,绝不参与同李昆仑有关之事。

  若老僧未有猜错的话,石松宏其人,便是你等‘党派’的最大阻碍啊

  莱达活佛双手合十:他的实力,已经超出了规格,实在不该在这世间存在。李昆仑是一个祸害,你应该明白,可偏偏因为此人,你没法对他下手!光凭着凯申的‘穿林北腿’,可不会是‘军道杀拳’‘言行划一’这些人的对手。他们本就是一等一的武林高手,如今,天地元气大变,他们完全可以在在‘精’和‘气’两者都尚未全足的情况下,越级掌握‘真武’档次的能力,变成更大的阻碍。

  这倒不是什么问题,李昆仑虽与我等政见不和,可他是革命人,这便够了。

  孙长武吐出一口气:我本来就未打算对他下手,我只是不太喜欢,被人强制约束的感觉。你所说之事,我也有过考虑!李昆仑其人,声名不显,估计也不是什么强者。但他手下的那些助力,确实麻烦!昨日夜里,我已唤凯申到我屋中,将我的‘三明主义’‘鉴国大罡’‘五拳现法’尽数交与他。若他得了这些武学,还有汪纪鑫从旁相助,都无法成功的话,也只能说是天数使然合该如此了!

  真正重要的,还是石松宏其人,他虽无势力,可有实力,始终是我心腹大患。

  孙长武与老僧对视着,接着说道:根据目前的资料来看,他是‘金钟门’的后人,而‘金佛’石坚全家俱亡,他已经无牵无挂没有谁可以束缚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