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二章饕餮之战白骨遗愿(1/2)

加入书签

  赵华音的嘴角勾起一抹冷邪的微笑,尔后她再次吹响口哨,只见四面八方又出现无数只与这只饕餮同样的怪物,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瞬间破屋而入,将他们重重包围。

  狼群渐渐逼近,几人见状只好背靠背围在一起,做抵抗状。

  小水滴虽然见过那只饕餮,但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之多的“饕餮”狼群,不禁沉声说道:“这群怪物非比寻常,大家要小心应付!”

  她的话音刚落,赵华音便已一声令下,狼群瞬间如同洪水一般扑涌而来。

  云细细慌忙之中,一边攻击,一边用幽魂绕在那些怪物眼前扫过,却是徒劳无功:“幽魂绕无法操控这些怪物!”“连我的蛊对它们都没用,何况是你那幽魂绕!”绛施展了几次蛊术,最后反而被撕咬到手背,幸好闪躲及时,否则不会被扯掉双臂,也会被撕咬掉一只手掌,看到自己手

  背那巨大的咬痕下不断的流着鲜血,便有些恼火道:“你们这些医师,什么都研究得出来!”

  漆昙甩出醉心针,肉眼可见几只小型饕餮狼的动作变得缓慢起来,才给他们趁虚而入,一击致命的机会:“只有医疯会这么残忍,我虽是毒娘子,可也不会残害幼狼。”

  “你的醉心针有些作用!”紫魄挥掌之间,已经将数只饕餮狼击的四分五裂。

  漆昙苦笑道:“可惜,我身上的醉心针已经用完了!”

  “这些怪物不怕毒,也不怕蛊,还这般难缠!”绛只好取出赤鸣虫王,号令两个死士也加入战斗,一同大战饕餮狼群。

  饕餮狼群的皮毛如同一根根钢针,虽有几分柔软,但触碰到便是血粼粼的一道伤口,速度也比一般的狼更为敏捷,一旦咬到绝不松口,生命力也顽强的令人头疼。

  蛊毒死士与狼群周旋,倒是不分上下,他们不知疼痛,不知闪躲,到最后竟然活生生的被饕餮狼群密集扑倒、撕碎,最后成为它们口中的食物。

  这番景象,差点让云细细呕吐起来,比起其他人,她还从未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

  小水滴生活在盘子洞一段时间,对饕餮狼也有几分了解,它们虽然不怕蛊毒,但它们也只是肉体凡胎,比普通的狼更为凶残而已。只见她操控着水晶球内的化尸水,汇聚掌风之中,所击之处,数只饕餮狼的皮毛瞬间便被腐蚀,流出恶臭的脓水,但是它们仍然拖着腐烂的身躯不停的撕咬,抓挠,直到

  力气一分分减弱,死在小水滴等人的掌下。但是很快,小水滴水晶球里储存的化尸水也用的一滴不剩,一番攻击下来,地上也都是大大小小的饕餮狼尸体,众人也都伤痕累累,却仍有数不尽的狼群像是发了疯似的

  冲过来撕咬,

  紫魄有护体罡气,毫发无伤,掌风更是比其他人的威力更强,却仍要数招才能彻底杀死一头饕餮狼。

  赵华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饲养的狼群正在一只一只丧命,她的眼中倒没有几分可惜,趁着他们正费力的与饕餮狼群战斗,便带着傅千楚想要趁机而逃。哪知紫魄瞬间察觉,他直接穿过饕餮狼群,不顾狼群撕咬他的身体,直奔赵华音,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隔着傅千楚,快如惊雷的点住了她的穴道,狼群撕咬

  着他的手臂,后背,双腿,而他却纹丝不动,众人都不知所措,震惊不已。

  “赵华音,你的死期到了!”紫魄话音刚落,便一甩双臂,一股强大的内力冲击着撕咬着他的狼群,狼群被震得四分五裂,只剩下只拖着残躯狼狈而逃。

  绛的眼睛都瞪成了铜铃:“紫魄,你有如此功力,还让我们对抗狼群这么久!”

  “嘘!”漆昙拦住绛前进的身躯,察觉到紫魄的面色此刻已经苍白如雪。

  赵华音冲不开紫魄的穴道,但也没有因此慌张,语气平静充满了威胁:“紫魄,你若杀了我,就没有人能解傅千楚的蛊了!”

  紫魄冷声道:“我只要你死!”“求你了,紫魄,别杀她!”就在紫魄举起手掌之间,云细细无助的跪在地上,带着哭腔恳求道:“我真的不能失去千楚,她是倾炎临死前托付与我的,若是我不能护她周全,我就是死,都不能面对九泉之下的他!紫魄,你也曾有过心爱之人,不能忘记的人,可否与我感同身受?千楚与我而言,就像东方闻思与你一般!你有多想保护东方闻

  思,我就有多想保护千楚!所以,我求你,别杀她!我也求求你,赵华音,放过我的女儿吧!我和我的女儿,从未想过害你,更与你无冤无仇啊!”

  紫魄看了云细细一眼,也知赵华音必死无疑,便放下手臂,却忽然一个踉跄,险些昏倒,漆昙急忙前去将他扶住:“紫魄,你伤的很重!”

  “方才震慑狼群损耗了太多内力,我需要调息疗伤!”说罢,便脱离漆昙的搀扶,独自去向一边,找了一处还算干净的地面,开始打坐调息。赵华音看着不断痛哭给自己磕头的云细细,思绪不禁五味杂陈,眼睛也开始一阵氤氲,她慌忙闭上双眼,那一瞬间,她的脑海里,闪过过去的种种回忆,快乐的,痛苦的

  与所有人的恩恩怨怨,最后她睁开双眼,低声道:“云细细,解开我的穴道,我给你女儿解蛊!”

  云细细惊喜的抬起头,小水滴却警惕的说道:“小心她耍诈!”

  赵华音苦涩一笑:“不会了,我自知大势已去,便也不会在做那无畏的挣扎了!”

  “云谷主,赵华音向来诡计多端,心狠手辣!”小水滴急声道。

  云细细站起身来,不顾小水滴的阻拦,走到赵华音面前,为她解开了穴道:“我相信你!”

  赵华音惨淡的勾了勾嘴角:“别忘了,抛开赵华音,我还是一个医师,”说罢,便将傅千楚抱去床边,在众目睽睽之下,用她独有的手法,取出了傅千楚体内的赤鸣虫。

  对此,绛有些嗤之以鼻:“我还以为是什么独一无二的手法,这么简单的,我也会!”

  看那赤鸣虫一点一点脱离傅千楚的身躯,最后落在地面向绛手中的赤鸣虫王蠕动而去,云细细跪在地面抱紧傅千楚,这一次,却是喜极而泣。

  赵华音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欣慰的同时,也面露绝望:“看来,我要带着遗憾,了却此生了!”

  “赵华音,虽然你为我的女儿下了蛊,害得我寝食难安,但现在却也肯解蛊,我不能救下你的命,但我会答应为你做一件事,了却你的遗憾!”云细细说道。

  “我这一生,坏事做尽,毫无悔意,唯有一人,让我误了终身。”赵华音缓缓站起,轻声笑道,“小水滴,你真的以为,让我误了终身的人,会是龙息吗?”小水滴眼中的憎恨毫无掩饰:“我对龙息一片痴情,为了他,我吃尽苦头,起初他也是真心待我,给我支撑下去的勇气,是你的出现,让他鬼迷心窍,你不断的挑唆,不断

  的暗中作梗,让口口声声说不会娶任何人,不会离开我的龙息,竟然雇佣杀手来杀我,你对我曾经的侮辱,和龙息成亲之日所道出的真相,时到今日,仍旧刻骨铭心!”

  赵华音轻轻的抚了抚自己的脖子:“可你也报了仇,不是吗?你不仅挖走了龙息的心,还险些拧断了我的脖子,到今天我的脖子时而还会疼痛!”

  “那也是你咎由自取,我只恨当时初入修罗门,学艺不精,否则,你定是必死无疑!”“你恨我这么多年,可曾想过,没有我的出现,换做其他女人,龙息一样可以找到理由丢弃你,你终究是他的一块绊脚石,每当他年长一岁时,就会厌恶你几分,真话向来残忍!”赵华音叹道,“从我死里逃生,被袁无祸救走的那一刻,我的心就属于他了,我以为我还忘不掉龙息,所以袁无祸为了我做那么多,他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又不惜背叛如来女,我以为我只是在利用他,最终可以找你小水滴报仇,所以我从未付出过真心!得到他的真传后,为了让我得到医疯的名号,他不惜自毁双手,冒死把我带回中原,我知道小水滴已入曼陀罗宫,袁无祸怕成为我的累赘,便不告而别,我也再未找到过他,数月后,我听说了袁无祸死亡的消息,他终究还是死在了如来女的手上

  那一刻,我的心很痛,恨不得追随他一起死去!我才知道,我已经不再爱龙息,我爱的人是袁无祸,是为了我倾尽一生的袁无祸,我爱他,我比自己想的还要爱他。”

  小水滴皱了皱眉,却仍然无法忘记当初她和龙息带给她的耻辱和伤害。

  绛的表情也有几分不适,在她的记忆中,袁无祸爱的人是如来女,可是赵华音迷惑了他,他背叛了如来女,害的如来女走火入魔,性情大变。“他死了,我忽然不知道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了,所以此后,我只有一个心愿,那就是进入曼陀罗宫,取得白之宜的信任,等到白之宜练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