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页(1/2)

加入书签

  “我知道,是我造成的。”他笑了,俯下头亲吻她的额、她微微发烫的脸蛋。“应该是你刚刚回来,到诊所找我那一次。”

  就那一次,情不自禁、本无法克制的两人,在相思煎熬之后忍不住火热缠绵;那时迫切的渴望跟需素,果然种下了因,在她肚子里偷偷结了果。

  “就、就一次……而且我们一、一直都很小心……”

  祝秉军笑容扩大,“就算是保险套,也有百分之二的怀孕机率。”

  “可是……”

  “不用担心了,你就好好休息吧。”

  “我哥哥,还有我爸妈——”

  祝秉军轻轻抚她柔嫩的脸蛋,“别担心,我会处理的。”

  她又不出声了,默默的看着他坚毅背影离去。

  然后,祝秉军回到书房,继续他们的会议。

  不知过了多久,她在半梦半醒间听到大门开关的声音,有人离开了。

  之后,是她父母离开书房,回房间的脚步声。

  那么……只剩她哥哥跟祝秉军了,他们在说什么呢?

  她真的真的很想起床去偷听,可是眼皮像是被黏住了,倦意一层又一层地堆叠加强,终于,她还是不支睡着了。

  她不知道的是,书房里最后确实只剩吕儒浩眼祝秉军,不过,他们两名男士之间的谈话,非常简短。

  本来想要以准亲家身分游说吕家父母投资的祝父,在儿子现身之后,流利口才本无法完全发挥,加上还带了一个恐怖的黑面帮手吕儒浩!

  “请把过去十年来投资股票损益、外币走势、期货交易。情形做成简报送上来。”吕儒浩面对谁都是一样的脸色跟态度,毫不留情,“另外,请贵公司会计师列席答询。还要把投资的理念跟预定目标、设定获利时间表一并送上。”

  “呃,我是私人集资的投资顾问——”哪有需要这些?

  “连公司都没有?”吕儒浩如电的目光直,“这种规模的投资顾问,我爸妈有很多了,不用麻烦您。”

  “我们是亲家了,是自己人——”

  “祝先生误会了,我没有答应他们结婚。”望着祝父质疑的神色,他手一抬,阻止发问,冷酷地说:“在我家一切由我作主,我说了才算。”

  说完,全场——也就是吕家父母、祝秉军——全都点头如捣蒜。

  真的,不要怀疑。只要有吕儒浩在的地方,就是他作主!这是宇宙不变的真理!

  讲到后来,被吕儒浩轰炸得体无完肤,祝父只得悻悻然离去。离去之际,深深地看了儿子一眼,仿佛在控诉他胳臂往外弯。

  祝秉军只是安静看着他离开。这个背弃过妻子、陷害过亲生儿子的男人究竟是谁,祝秉军很久以前就已经不知道了。

  “咪咪的事——”吕母忍不住忧虑的开口,一面望了祝秉军一眼。

  “我会处理。爸,妈,你们先去休息吧。”

  大人都离开后,只剩下两人。

  沉默半晌,吕儒浩开口了。

  “你可以继续你的月报。报表给我交上来。”刚刚的事像是完全没发生过似的,他们又回到下年没结束的话题——

  开会开到一半,吕儒浩接到母亲急电,告知有人自称是亲家,要约他们见面吃饭,聊一聊咪咪跟他儿子的婚事!

  当场吕儒浩丢下手边的事,跟正要报告的与会人士——也就是祝秉军——联袂赶往餐厅。

  当时,祝秉军本来是要报告诊所本月营运状况的。

  因为吕儒浩正是他诊所背后的大金主,影子股东。

  当时咪咪出国了,而他被债主找上,不得不辞职的时候,以为两案齐发,主任正好顺水推舟,会迫不及待批准他的辞呈,扫他出门之际,吕儒浩却找他进办公室详谈,或者说审问。

  听他说完父亲状况之后,吕儒浩沉吟了片刻。

  “刚好最近有几位医师要合资开诊所,找我入股。”最后,他对祝秉军这样说:“既然如此,你离职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