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小男孩(1/2)

加入书签

  g市火车站

  虽已是初春,但空气中的凉意,还是给来来往往的乘客一丝清醒,人们都缩进包裹在身上的衣服中。一辆从h城开来的火车已到站,大家都拿着行李,匆匆忙忙的赶着路。其中有一个瘦小的小男孩拎着行李跟在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后,步伐缓慢。不管是脸上的愁绪,还是眼底的忧伤,他都想埋在帽檐下,不让其他人现。

  “阿青,已经到g市了,终于可以回家了,你大伯母已经做好饭了,等我们呢。”说话的正是男孩程沐青的大伯父程宏。男孩轻轻的应了声,程宏看了他一眼,便只是叹了口气。整整30个小时的行程,男孩一直沉默不语,他可以理解,在遭受那样巨大的打击之后,这样的反应也已经想到了。

  坐上出租车,男孩望向窗外完全陌生的景色,生活总是喜欢开玩笑,就在几天前,他还享受着大山的包容,山风的舒适,还有,爸爸的关爱。

  那天,程爸和村里人,准备一同到县里去买卖从自家田里种的蔬菜。在准备走之前,程沐青满脸喜悦的拉着程爸的手,“爸爸,难得去县城一趟,你可以帮我买个饼回来吗?”

  “阿青想吃饼啊,好,爸爸给你买回来啊,等爸回来啊。”他快乐地欢呼起来,“我会把爸爸交代的活做好,等你回来。”

  后来,程爸他们就去县城了。然后,程沐青拿上工具,跑向了山里。其实在程沐青五岁的时候,他的母亲就生病去世。他爸辛苦地拉扯着他长大,他从小就很懂事,不任性。虽然很羡慕其他小朋友都有妈妈和爸爸两个人的关爱,而他只有爸爸。但是他也没多埋怨,反正他的世界有爸爸就够了。

  傍晚,他背着满筐的木柴,从山里回来。到家,他立马烧火煮饭,把晚饭都准备好后,程爸依旧还没回来。他在门口,来回踱步,心里满是焦虑。即使在进村口等了很久之后,还是没看到任何人影。那夜他没等来他的爸爸,也没等来他的饼。夜色已经浓的强烈,抵不住睡意,程沐青靠在门口的桌子上浅浅睡去。

  在半夜,沐青被外面嘈杂的声音吵醒,睁开朦胧的双眼。看见的是,他的爸爸毫无生气地被两三个同行的同村人抬了进来,满身的血迹已经凝结,早上还好好出门的人,现在却是这种方式回来。后来的事,他也只记得别人说的那句“他是给你买好饼,穿过街时,出的车祸,送去医院,抢救也来不及了”。凌晨,在床边,他硬生生地站了半夜,看着他爸躺在床上,是啊,他站了这么久,还是没等到他爸醒过来,像平常一样叫他,终究他还是没等到他爸回来。他闭上了眼,来到门口,他奔跑向大山,大声呼喊,此刻他的眼泪毫无掩饰地狂流不止,他还记得他爸在他耳边说的话“阿青,我们伴山生活的人,有任何的悲伤与快乐,都可以向大山泄,大山都会包容我们的。”在他没有了力气,看着山连绵不断,“为什么,为什么。。。。。。啊。。。。。。”,他哭倒在地,他的哭声也许被大山听到,也对他心生怜,大树哗哗的响声也伴着他的哭声。

  在得知了这个消息后,沐青的一群小伙伴在找了许多地方后,在一条小山路上现了他。她的伙伴总共有六人,两女四男。他们都围在他身边,安慰着他。可沐青却在听到他们的安慰后,哭得刺痛在场的每一个人的神经。他们抱成一团,他的伙伴也陪着他一起哭。

  在第二天下午,程宏到了h城。在走进沐青的家里,来到房间里,沐青正坐在床边的板凳上,一动不动,苍白的脸色,空洞的眼神却一直望着床上早已没有了呼吸的父亲。程宏慢慢地走到他的边上,看到此景,他默默地喊了声哥后,在没其他。他蹲下身,把沐青拥入怀中,“阿青,大伯父来了。”

  接下来两天,程宏一直都操劳着程爸的丧事,他给程爸办了一个中规中矩的丧礼。两天,程沐青不哭也不片语,虽然活着,但却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