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心结(1/2)

加入书签

  直到天黑,程沐青才回到了家。一个下午,他和朋友一起回忆了很多地方。而程宏已经在隔壁王叔叔家等他回来。

  在王叔叔家吃了晚饭,然会便回家,简单地收拾,便睡下了。这天晚上,程沐青睡得很深,很安心。

  早上,程沐青被照进房间的晨光所叫醒,他撑起身子,很愉悦地伸展着身上的关节。在早上忙活了两个小时后,把所有祭拜的东西都放在篮子内,便向山内走去了,

  大山的一处树下,程爸程妈已经合葬在一起了,有一个很简单的墓碑立在这里。程沐青用除草的工具把坟边上的杂草收拾干净。程宏已经点起了蜡烛,并拿出祭拜的东西整齐地摆好。

  “哥,大嫂,你们过得好吧,做弟弟的一直都没尽责,但是阿青我一定会好好替你们照顾他的。”

  过后,程宏思考了下后,“阿青,我想你肯定有话对你爸妈说,那我就先离开了。”

  “谢谢大伯父。”

  而后,程宏便先离开了。程沐青坐在坟前,拿起边上的纸钱,点着蜡烛的小火焰烧起了。这一刻他拿纸钱的手都是抖得。

  “爸,妈,你们安心吧,阿青过得很好,大伯父他们都对我很好,可我真的好想好想生活在这儿,我不想一个人。”说着说着,眼前却已是模糊一片。

  不知坐了多久,坐到腿都麻了,天色也变得灰暗,他才渐渐反应过来。最后,在坟前磕了三个头后,便离开了。

  在走了几步后,程沐青便在山间奔跑了起来。而他眼底的愁绪,其实在经过一年后,也淡了不少,但此刻却不知为什么比以前更是浓烈了。

  过后的一天内,他们还是在这儿待着,程沐青从祭拜完后,到现在,就连一个字都不曾吐露出来。他要么在家里坐着,要么去山里走着。

  在离开前夕,他去跟他的朋友告别,尽管依依不舍,却无可奈何。程宏牵着程沐青又一次走出大山。一路上,程沐青一直都低着头,流出的眼泪,全被帽檐所遮掩。

  等到g市时,已经是一天后的晚上了。到了家里,大伯母和程念迎了上来,程沐青简单地打了声招呼,便回到自己的房间了。

  她们两个也很莫名其妙,王琪问程宏道,“怎么了,阿青他?”

  “重回故地,勾起回忆了。”

  “那可怎么办啊?”

  他摇了摇头后,也很无力,“这种事,也急不成,这一年来,阿青也已经够坚强了,不哭不闹,只是话少了点而已。我们也不要逼他了。”

  当天晚上,程沐青坐在书桌前,手支着头,一动不动,窗外树影晃动,月色透过窗户爬了进来,覆盖住了他的全身。

  翌日早上,当王琪走进程沐青的房间叫他起床时,看见,程沐青脸色绯红地躺在床上,嘴里呢喃着,“爸爸,爸爸……”睡得很是不安稳。

  王琪赶忙坐在床边,手摸上他的额头,甚是滚烫,焦急地唤他阿青,但他还是不省人事。她匆忙地跑到外面,把程宏叫了进来。程宏在看到此景,也很是焦虑,“快,给他穿上衣服,带他去医院。”

  医院的病房内,程沐青依旧未醒过来,但此时已经睡得比较安稳了,挂着吊瓶,三个人都陪在一边。程念说道,“爸爸,哥哥他没事吧?”

  “放心,哥哥他没事,挂完这吊瓶,就可以带哥哥回家了。”

  可挂完了吊瓶,程沐青还是没有醒来,程宏他们还是带着他回家了。

  在昏迷了半天后,程沐青才慢慢地醒转了过来,撑着疲惫的身子下了床,走出来卧室。来到客厅,程念立马走了过来,“哥哥,你醒了啊。”

  “恩,念念啊,”声音也还是很无力,透着疲倦。在厨房忙活的王琪听到声音也立马走了出来。

  “阿青,现在身体怎样了啊?快,坐着”

  坐下后,“大伯母,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了,在休息会就好了。”

  “那就好,上午我们都快担心死了。好了,你也两餐没吃了,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