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2)

加入书签

  前几年,未毕业,闲着无聊就开始发梦,对着理想一路yy的揣测,方桦是我的一个朋友,我们是同一届学生,但到了大二才认识,因为一次换寝室,整个楼内的走廊都是人,人人脚下不是行李箱就是暖壶脸盆之类的,我跟方桦就是这么认识的,可能有很多会猜是她帮了我或是我帮了她拿东西,但事实上刚好相反,她恰恰把我唯一的脸盆踩碎了,知道嘛,那脸盆足足跟我两个春秋,如今它壮烈牺牲了,而且是在一个美女踩在脚下,我想,它应该会含笑九泉,不用我替它沉冤昭雪了。

  看到那粉身碎骨的大红色脸盆,她赶紧放下手里的所有东西,暖壶和一几个衣服架,一个劲儿的跟我赔不是,我笑着说没事,脸盆的年纪大了,也该到寿命了。

  这话,把方桦逗乐了。

  后来我们被分到同一个寝,在四楼,要拐六个弯,对于二十多岁的我们,四楼好比一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天国,那韩剧咋演的来着,天国的阶梯。

  说到韩剧,那简直就跟郭敬明的书一样,怎么讲呢,应该算是一种趋势,每个女人都在幻想着白马王子,白马王子其实也分品种,有的喜欢娇媚型,有的喜欢野型,每晚我们都很热闹,偶尔还会有小型寝室聚会,我就读的是一所军校,但因为我们已经混了两年,学校也懒得再管我们,相对新生,我们要自由很多,但就是忍受不了每天军歌嘹亮的早哨,它一响,就意味着我们要去跑。

  方桦在突然有一天问我喜欢什么颜色,我傻傻告诉她,黑色,于是这小妞跑遍大大小小的杂货市场,超市,都没找到黑色的脸盆,晚上回来她跟我说,张珂,你是存在心刁难我是吧,哪有黑色的脸盆啊!

  我大吃一惊,我发誓在她说这话之前,我绝对不知道她要去买脸盆,而且这事似乎过了太久。

  这么多朋友当中,数我跟方桦的关系最铁,因为她人长得漂亮,个子又高,不少男同学都想跟她处对象,但方桦总是不屑一顾,当然,她不可能是因为我才对他们不屑一顾的,方桦说,她在大学不找男朋友,二十出头的傻小子,谁能指望他们对感情负责。

  我点头赞同她的意见,然后方桦问我,张珂,你就没心仪的对象?

  对象,喔对了,我们东北人都喜欢直呼对象,或是直接改名叫老头儿老太太,这样显得不生分。

  回到对象的问题,我又一次茫然了,基本上,那个时候,我很少考虑这个问题,但这并不代表我是个什么纯情少女,不知为何,在听到纯情的时候,我总有种反胃的感觉。

  大学的日子谈不有多美好也谈不上有多糟糕,毕业后我跟方桦渐渐没了联系,听说,她现在当了网络写手,终日与电脑为伴,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名副其实的一名宅女。再往后的事我也不知道了,那阵期间,我突然对以前同学产生了好奇心,二十岁的时候大家在谈理想,现在稳步迈向三十,再回头看看自己的理想,究竟是什么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