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小事缠身,哪有经商缝遇各种人精来的有趣,比如说咱们成阳县的木雅歌。”

  说起木雅歌,吴姜掩盖不住眸底让人倍感不适的贪欲。

  吴乾则是全然相反的深恶痛疾:“别提那个狼子野心的女人!这几个月她暗下动作哪个不是想吃掉我们吴家,企图在成阳称王称霸!姜儿,若你再沉迷声色,吴家将来在成阳难有立足之地。”

  吴姜却笑道:“听人说最近是那个柳家姑爷在主事,怎能怪木雅歌身上呢?”

  听自己独子还在为木雅歌开拓,吴乾盛怒复生,却又有在吴姜下句漫不经心的问下话缓了不少脸色。

  “不知爹对儿子追回被毁债务借条能力有何评价?”

  上下打量正在窸窸窣窣着衣的吴姜,忆到本以为打了水漂的巨额银款在吴姜几月不动声色的悄然处理下,竟追回过半,吴乾面呈赞许之色道:“我儿本事不容小觑。”

  吴姜哈哈笑:“那爹你有何必杞人忧天呢?”

  对于段小楼,吴乾亦有认识,品阁之事他记忆犹新,段小楼性子急躁,血性方刚,行事只凭意气用事,与心思百转的吴姜相比,却是云泥之别,段小楼俨然不是他儿的对手。

  这样的人留在木雅歌身边,对吴府而言,百利无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