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节(1/2)

加入书签

  祁婉竹也没有要程牧回答的意思,笑呵呵转头看向了舞台。

  只是一句低语说的细弱蚊蝇,但程牧听到了。

  她说:“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好的结局。”

  程牧微微有些蹙眉。

  他这一路走的太过顺遂,便理所当然地认为天下有情人都能终成眷属。

  仔细想想,身边的人,江禟也好,禾阳也罢,谁不是经历过一段黑暗的时光之后才成长的呢。

  程牧也不知道该和祁婉竹说些什么,只是学着江禟的样子,在她脑袋上揉了揉以示安慰。

  姑娘有所察觉地偏过头来,道谢的话还没说上一句,就看到刚才还在努力安慰自己的人已经转而倒在了旁边男人身上,正笑的甜。

  嘛,算了。有人天生就是命好,都说傻人有傻福,古人诚不欺我。

  这场演出一直持续到晚上十二点。宗睿表演结束后就没什么事了,和大家一块坐在观众席上,欣赏了半个晚上的歌舞,眼看着身边腻歪的江禟和程牧,真是恨到牙根痒。一连给江熙发了好几条微信消息,那人都没回复。一场晚会真是看得如坐针毡,有几次宗睿都想说,直接分手得了,异地恋就挺惨的了,他这跨国恋,惨上加惨。

  演出结束后,宗睿依然闷闷不乐,随着人流一起涌出大礼堂。

  许是天意作美,天气预报了好几天的雪花终于是在17年最后一刻飘飘荡荡地落下。

  江禟看程牧都出门了也没把衣服拉链拉上,宠溺地揉揉少年脑袋,细心替他把围巾带好,又把衣服穿好,最后又从兜里掏出衣服手套给人戴上,捏捏少年有些泛红的脸颊,说:“17年也过去了啊。”

  程牧笑的开心:“是啊,第一次看你的书,是在07年的暑假。”十年时光就这样静悄悄流逝过去。

  经历时不觉有他,而今回想起才恍然发觉,这一路走来,一个懵懵懂懂,一个跌跌撞撞,可终究还是在第十年的现在相交到了一起。

  程牧不知道未来会如何,也不知自己家人能否接受江禟这样一个人做他的男朋友。

  可总觉得,只要握上这人的手,便是多少风雨打在身上,就都是暖的。

  所以,第一次的,在朋友们面前,程牧把手伸进了江禟的衣兜,闭眼吻上了那人的唇。

  只是单纯的,美好的,一吻。

  为了留住过去,也为了迎接将来。

  宗睿看着两人相拥着,有些不是滋味地掏出手机,给远在加过的江熙打了电话。

  那人接的很快,开口便道一句“宝贝,新年快乐。抬头看看前面,是不是有诗和远方?”

  而后猛然抬头,便看到皑皑雪花之中,昏黄灯光之下,有人正一步步朝他走来。

  霎时间,恍若云雨初霁了霓虹,夏花绚烂了天空,心里眼里唯余一人,眉梢眼底尽是欢喜。

  被这人抱到怀里的那一刻,宗睿忽然觉得,什么惨不惨的,只要这个人还在,就够了。

  祁婉竹笑着掏出手机,提议道:“我们合张照吧!”

  纪念这相遇的年月。

  六人齐齐站到了一起,江禟揽着程牧的腰身,江熙直接把宗睿抱在怀里在他头上比出个兔子耳朵。祁婉竹和季恺分站两边,笑的灿烂。

  一声:“2017!”

  画面在手机定格。

  连同头顶飘落的雪花。

  再见过去,你好未来。

  (全文终)

  作者有话说

  啊,因为小说是2017年写的,当时正好写到年末,所以最后结局的定格就在2017的最后一天啦~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年了,很开心能在2018年认识看文的鱼鱼宝贝们!

  今年的最后一天也要结束啦,那我把去年的祝福再写一遍吧:

  希望大家的2018没有遗憾,也希望未来大家各自安好。

  明天会有小橙子儿和江老师的元旦彩蛋,十点在长佩和微博准时上传,记得来看哦~

  微博:两碗粗茶

  么么哒大家(づ ̄3 ̄)づ╭?~

  *

  宣传一下另一本系列文《他是年少欢喜》,糖裹冰渣的小短文,但是更新十分缓慢_(:3ゝ∠)_

  大家可以屯着!

  元旦彩蛋

  2019年:

  不知不觉,已是一年过去,前两天才下过一场大雪,马路两旁的桂花树,叶子上积了薄薄的一层白。

  到了元旦当天,反而艳阳高照,晒在身上暖融融的。不知不觉,研究生已经读了一年半,只剩半年就要毕业了。两人确定关系后就不太方便再住江禟的员工宿舍了,毕竟学校人多眼杂。

  江禟干脆在学校外的小区租了一套公寓,两人一起住着。

  程牧本来想分摊一半房租,江禟说以后多干点儿活抵房租就得了,到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发展成了r_ou_偿。每次被惨兮兮折腾的时候,程牧真是一边哭,一边很想打死他!

  此时,快到中午,程牧抱着本书坐在卧室的飘窗上。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铺设在他头顶,每一丝头发都像镀了一层光。耳机里放着最近特别喜欢的歌,听说是江熙一个小徒弟唱的,声音柔和空灵,被网友戏称是被上帝亲吻过的喉咙。

  江禟靠在床头,笔记本放在腿上,正一手拿着资料,眼睛盯着电脑屏幕看。

  转头就看见沐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