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3(1/2)

加入书签

  浩翔那白色的高耸物。

  浩翔的大腿忽然抖动了一下。「实在很痛,所以忍不住」

  「那先躺著休息一会,很抱歉,耽误了你出游的雅兴。」熊战边说双手情不自禁的边帮浩翔按

  摩著大腿,浩翔闭上双眼,没有拒绝的动作。熊战见状,内心欣喜若狂的準备著下一步的举动。

  此时,西边的窗外,一双色瞇瞇的眼睛,正朝著窗内他们两人的互动而偷窥著,那人的手,伸

  到自己的裤襠外,不断的自我抚摸著。

  熊战走到浩翔的身后,蹲下身,双手大姆指按著浩翔的太阳穴,轻轻的按抚著,慢慢的指压著

  胸腔内砰砰跳的心臟,几乎承受不了情欲的挑动,双手的脉搏高速的跳动著,颤抖的双手犹

  如按摩器般的摆动著,双手沿著浩翔的脖、颈,双肩而下,时而轻抚,时而重压

  「熊哥熊哥」浩翔随著熊战手中按摩的节奏,脑海中浮现出以往与熊平种种的生活点

  滴,口中轻声喊著。

  忽然父亲与熊战合照的影像突忽出现眼前。「不不可以」浩翔如受雷击般的惊醒

  内心深深的吶喊,起身而坐,吓到正在享受著按摩乐趣中的熊战。

  熊战见状,赶紧缩回搁在浩翔双胸上的双手,顺口问道:「看你睡著似的,怎麼突然」

  「噢!没事。我想,我该走了。」浩翔两颊殷红犹现脸部,起身顺手穿上牛仔裤,不安的坐在

  沙发椅上。

  「你不是要到东势去玩吗?我看,改天让我再载你去玩好了,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联络

  电话;机车,我会找人处理,你住那裡?我先送你回去。」

  「我住中清路。」浩翔虚委一番,心想,在还没有搞清楚他与父亲,还有熊平之间的

  关系之前,还是先不要让他了解太多。

  「好,那我先打个电话后,就载你回去。」熊战边说边拿起电话机:「老哥哥,是我,熊战,

  对临时有事,我们十点鐘,老地方见。」

  熊战扶著浩翔,坐著黑头宾士轿车,沿著山路往台中市区扬长而去

  佇立在西边窗户旁的偷窥者,扬起嘴角,双眼一瞇,阴沉沉的微笑著。

  落日西沉,有黄昏星,有朗朗召我的呼唤!但愿我要出海的时辰,沙洲上没有悲叹。

  只有轻移如寐的晚潮,满得无声也无浪;当初谁来自无边的浩淼,此刻要回乡。

  暮色沉沉,晚鐘声声,接下来便是黑暗!但愿没有诀别的伤心,当我要上船。

  从人世间时空的范畴,海水或载我远行,但愿能亲见我的舵手,当我越过了沙汀。

  英国大诗人丁尼生

  正当姜爸在自己卧房,阅读著英国大诗人丁尼生的诗歌集时,忽然,电话声响

  「喂!你好。是熊战啊!有事,没关系十点鐘,好,老地方见。」

  姜爸放下听筒,想著刚刚的诗篇,想著在狱中上吊自杀的小蔡,心想:“我不杀伯仁,伯仁却

  因我而死”。

  虽然出狱,身体是自由了,可是十二年的青春岁月,就这样中断了无痕,社会的冷落排斥,还

  不如黑狱中狱友的温暖,这段日子以来,如果不是有熊战这麼贴心真诚的相陪,不知自己的日

  子倒该怎麼过?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我寧愿选择那黑狱般的日子。

  「爸我要去上班了,中午的饭菜都放在电锅裡,要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