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大结局(1/2)

加入书签

  书房里,刚刚梳洗过的风听夜厌恶地看了一眼铜镜里的黑发紫眸的男子。从前风听夜觉得自己并不是一个注重外貌的人,但是现在妹妹看到镜中的人影他却越发不能忍受。一双紫色的瞳孔,再加上额头那一道道黑色的血管将原本就苍白的脸显得更加诡异和恐怖。

  这样让人惊惧的样子他不想让月儿看到,他不怕会吓到她,但是他不想让她看到自己如此丑陋的样子。他的月儿那么完美,而自己……却是如此的残缺和丑陋,他阴沉的眼中掠过一丝恨意。

  直到现在,风听夜才知道并不是自己从前不在意容貌,而是二十岁的时候自己本来就有得天独厚的容貌,无需嫉妒羡慕任何人,而二十岁以后却是再也没有让他觉得需要在乎自己的容貌的人。他甚至可以想象如果现在他和自己的月儿站在一起,将会是一幅多么诡异的画面。

  啪!一掌不轻不重的拍在眼前的桌面上,紫檀木的桌子发出痛苦的呻吟,几道裂纹迅速的布满了整个桌面。

  “夜。”玄海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风听夜身子一僵,如果不是清楚的明白外面的人是谁,只怕他一掌就将人给打飞出去了。

  他只觉得想要躲藏,但是室内却并没有适合他这样高大的男子隐藏的地方,何况月儿明显的知道他在房里,他又怎门可能真的躲起来?

  玄海月缓步进来,仿佛没有察觉到风听夜的僵硬一般,走过去拿起放在一边的毛巾轻轻为他擦拭着头发,“你在梳洗呀。怎么还湿着头发,虽然现在天气还很热但也要小心头疼。”

  “月儿……”风听夜转身,怔怔地望着眼前笑容温婉的女子。回来之后调理了一段时间,玄海月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不再像刚刚回来的时候那样苍白憔悴。

  玄海月一边动手擦拭着他的头发,一边轻声问道:“怎么了?”

  风听夜摇头,“没事。”

  玄海月浅笑道:“没事就好,我帮你把头发弄好。”

  房间里一片静谧,玄海月轻柔的将他的头发擦干,然后手指灵巧的将一头乌发绾了起来,从一边的匣子里取出一根黑色的丝带系好,这才满意地看了看点头道:“很好。”

  风听夜将玄海月搂进怀里,“月儿,我这么丑,你不嫌弃我吗?”

  玄海月一愣,忍不住莞尔一笑。但是看着眼前的男人小心翼翼的模样,眼睛却不由得一酸。轻抚着风听夜发丝,轻声道:“如果我变丑了,你会嫌弃我吗?”

  “当然不会,月儿永远是最美的。”风听夜郑重的道。

  “那就是了,何况,你从来也没有好看过。”玄海月抬起风听夜的脸,轻轻地抚摸着他额头。自从服用了碧血玉叶花之后,风听夜额头上的黑色血管明显消退了许多,不再像以前那样密集,相信再过一些时日他就可以恢复往日的俊美容颜了。

  她走到风听夜的身边坐下,搂住他的脖子轻柔的在他的额头上落下一吻。风听夜一怔,搂着玄海月似乎一时反应不过来的僵在那里。玄海月低声道:“夜,这世上优秀的男子又很多,但是在我心中你才是最优秀最好的那一个,你明白吗?”

  风听夜修长的睫毛动了一下,抬眼望着眼前巧笑嫣然的女子。他的妻子,他今生唯一的也是最爱的女子。她说在她心中只有他才会最优秀最好的那一个,温柔的话语让他心中涌起无限的欢愉。

  “那么,月儿现在爱我吗?”风听夜低声问道,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眼前的清丽容颜。

  “我爱你。”玄海月毫不掩饰的低声道。她很清楚她爱这个男人,在不知不觉间已经爱上。

  “月儿。”风听夜满足的轻叹,低头吻住那一抹香唇。“月儿……我爱你……风听夜这一生只爱你一人……”

  放开她的唇之后,风听夜在玄海月的发丝间蹭了蹭,低声道:“月儿……你……想当皇后吗?”如果你想,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为你抢过来。

  玄海月一愣,轻轻地推开风听夜,让他看着自己,柔声道:“你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样的问题?”

  风听夜正色道:“国家的形势你也已经知道了。轩辕杭只怕是不行了,现在是轩辕橙和上官家把持着朝政凭我的实力要想得到那个位置并不是没有可能。如果你想让我君临天下,我会使出所有的力量得到那个位置。”

  玄海月蹙眉,低头沉思了许久,“夜……我很坦白的告诉你,我不想做皇后,我也不希望你做皇帝。”

  风听夜微微一愣,随即恢复了平静,似乎对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外。玄海月温柔地看着他,双手托起他的脸,一字一句地道:“有一句话叫做高处不胜寒,当皇帝表面上固然风光,但是却失去自由,那个皇宫就是一个华丽的牢笼。后宫中妃子间的尔虞我诈,前朝繁忙的朝政以及大臣们之间的勾心斗角会压得你喘不过气来,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也不希望我们以后的日子在那个华丽的牢笼里度过。”

  她轻轻地抚摸着风听夜的脸,眸中蕴含着浓浓的爱意,“我只想跟我最爱的人在一起,自由自在的生活。你懂吗?这是我个人的私心,接下来我们就得考虑风王府现在的处境和在华夏国的地位。”

  “三百年来华夏国的统治者一直是轩辕家,风家一直是作为镇守边疆的王府而存在,如果当今的皇上昏庸无道,而轩辕家再也没有能当大任的人,你取而代之也无可厚非。

  但是说句实话,轩辕杭虽然在对待风家军的一些方面做的不是很尽人意,但是他并不能算是个昏君,也算是个有作为的守业之君,就拿这次南诏出兵的事情来看,他做了很明智的决定,他并没有真的为难我,而且我失踪之后他对你也是安抚,可见他还是知道轻重缓急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你出兵攻打盛京,当上皇帝,名不正言不顺,风家军就会背上叛国的罪名,你忍心让守护华夏的风家军被人说成是叛军?”

  玄海月亲昵地搂住风听夜的肩膀,巧笑嫣然,说:“所以,夜,我不要做皇后。每一个女人都想做皇后,但……我不稀罕,我只想跟跟自己最爱的人在一起。”

  风听夜含笑地看着她。其实对于玄海月的性格他是非常了解的,他们成亲将近两年对彼此都很熟悉。他当然理解玄海月所说的话,同样的她所说的话也是他自己的意思在里面,目前华夏国的现状实在不是跟轩辕家撕破脸的时候。稍有不慎就会陷风家军于万劫不复之地。

  “好,尽然月儿没有这方面的意思,那我就不做皇帝在家里陪着月儿好吗?”

  “好”玄海月欣喜的在风听夜的唇边落下一吻眸中洒满了星光,“夜,等到所有的事情解决完后我们就去游山玩水好不好?不去理那些烦心的事,我们就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好不好?”

  风听夜亲吻了怀里人儿的娇颜,笑着说:“好,既然月儿这么说那我就不当皇帝,永远陪着我的月儿。等到国家稳定之后,我们就去浪迹江湖,云游四海,月儿想去哪里我就带你去哪里。”

  玄海月微笑地点了点头,搂着风听夜的脖子,憧憬地道:“夜,我想回一趟天凤山,那里是我的家乡,是我从小生长的地方,我好想回去看看,以后你就跟我回去吧。”

  风听夜点头,眼神里充满了宠溺和爱意。忽然正色道:“月儿,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见几个人。”

  “哦?”玄海月颇为疑惑地道,“见谁?”

  风听夜道:“跟我来就是了。”他放下玄海月牵着她的手走到房间的一面墙边,风听夜转了一个机关,旁边的石门打开了。

  玄海月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峻冥关的将军府内会有机关。玄海月随着风听夜走了进去,随即他们来到了一间密室里。一打开门就看到了坐在里面的人。

  “轩辕桦?沛玲?”玄海月看着眼前的两人惊讶的叫道。

  “海月!”姜沛玲快步地走了上来,欣喜地拉着玄海月的手道,“海月,你真的没有事啊,太好了!我就说嘛你吉人自有夭相一定会平平安安的。”

  “沛玲,你怎么会跟楚王爷在一起啊?”玄海月道。

  姜沛玲看了一眼身后的轩辕杭,然后回头看向玄海月笑着道:“我听说你平安回到了峻冥关就赶来看你,来的路上正好碰见了楚王爷,就一起来了。”

  轩辕桦轻轻地咳了一声,道:“姜姑娘,你们之间的私房话一会儿再说,现在还有正事。”

  姜沛玲瞥了他一眼。哼,要不是因为你是淑敏的丈夫,我才不会给你好脸色呢。对着玄海月笑了一下,姜沛玲走到一边的位置上坐下了。

  风听夜牵着玄海月走到一旁坐下,道:“现在你可以说出你来到这里的目的了吧。早就听说楚王爷在盛京失踪,没想到会到本王的这个地方来。”

  轩辕桦沉默一下,抬头看着玄海月和风听夜平静地说道:“相信王爷和王妃已经知道了盛京所发生的一切。皇兄……噢……轩辕杭,他快要不行了。他被令狐晟下了毒,现在已命不久矣。而现在的朝堂完全被轩辕橙、上官家控制,实不相瞒我这次秘密来到峻冥关就是想跟风王府合作对付轩辕橙和上官家。”

  风听夜和玄海月对视了一眼,玄海月平静地说道:“这些事本宫也有所耳闻,没想到轩辕橙会有这么大的野心。而令狐晟……他不是轩辕杭的人吗?怎么会给轩辕杭下毒?”

  轩辕桦道:“令狐晟其实是轩辕橙的人,是通过定北侯的关系接近了皇兄,表面上他为轩辕杭做事,实际上是帮着齐王府。当然,皇兄并不知道令狐晟和上官家的关系。

  其实……严格的来说,令狐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他周旋在轩辕杭和轩辕橙之间,是一个双面间谍的角色,他真正的目的不是为了某个人而是为了他自己。

  据我所得知的消息透露,令狐晟才是在背后操控一切的人,他设计挑拨轩辕家和风家的关系,上次风王府遇袭,就是他在背后设计的一切。而峻冥关内王妃所遭到的袭击就是令狐晟派来的。

  他派自己的弟子刺杀王妃,就是要利用王妃的死让风王府和轩辕皇室反目。让整个国家大乱,那他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可他没想到王妃能够平安回来,不仅回来还从知道了他的底细,所以他着急了,他给轩辕杭下毒,怂恿轩辕橙发动政变,让轩辕家分裂。

  轩辕家统治华夏国三百年,它的一举一动的确会动摇华夏国的根基。所以为了国家和百姓的安宁我特地来峻冥关就是为了能跟风王府合作。”

  风听夜看着眼前言辞诚恳的轩辕杭,微微挑眉,道:“风听夜,我知道你恨轩辕家,说实话……我也恨,但我更恨上官家。尤其是贤太妃这个毒妇和上官仪这个混蛋。我的母妃哥舒冰心就是被贤太妃毒死的,不然她也不会死的如此不明不白。

  当时我还年幼,而慕容家和上官家争夺皇位,父皇本来因为宠爱母妃的关系属意我做太子。可是……母妃早死,而我的外公,当时的平国公被上官仪出卖战死沙场,为了保住哥舒家和自己的性命我才放弃了皇位。我隐忍了这么多年就是在等报仇的那一天。

  我告诉你一个真相,你的父亲也是被上官仪出卖害死的。”

  风听夜站了起来,厉声道:“你说什么?!”

  轩辕桦站起来,冷静地说道:“我说的是实话,你的父亲当年为什么会战死在北狼国的人手里,不是因为北狼国的军队骁勇善战也不是北狼国的将领如何兵法如神,而是因为军中出现了细作。而这个细作就是上官仪派去的,跟轩辕杭无关。

  我这么说不是为了给轩辕家开脱,也不是为了能得到你的帮助故意说谎来欺骗你,如果你不信等到回京时捉住上官仪后你自己亲自审问他。当年那一仗是不是他在背后捅了风懿轩王爷一刀。”

  风听夜沉默不语,一时之间房屋内安静得仿佛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得见。“你除了这个真相以外还有什么筹码能够让本王愿意跟你合作的?”

  轩辕桦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风听夜这样讲说明他愿意跟自己合作,而不是一棍子打死,直截了当的拒绝自己。他跟风听夜交情虽然不是很深,但也不是没有交集,他很相信风听夜的人品和能力,在加上玄海月从旁协助,应该不会成问题。

  “当然有。”轩辕桦从拿出一个黄色的长盒子,打开里面有一个明黄色的帛绢,“这是太祖皇帝留下来的诏书,当然是密旨。这份诏书是为四大贵族而准备的,当然也是为了华夏国。

  诏书上面写着如果日后轩辕家的皇帝昏庸无能,或者出现争夺皇位让国家动乱,百姓不安的局面,四大贵族的继承人可以联合起来废帝,另立新君。如果轩辕家的气数真的已尽,无力再统治国家,四大贵族可以废除轩辕家的统治地位。”

  玄海月接过轩辕桦手里的帛绢,和风听夜一起仔仔细细地看,从这帛绢的材质来看年代已经很久远了,这上面的字迹却还是比较清晰,隐隐之间有一股清淡的香味,可见这个帛绢用了特别的香料才能保证字迹的清晰。

  “这个是太祖皇帝亲笔所写,绝对不是假的。”轩辕桦道。

  “既然这个遗照这么重要,你是从哪里得的?”风听夜蹙眉,看着轩辕桦道。

  “是轩辕杭告诉我这份遗诏的存在,不过这份遗诏原本是先帝秘密交给了端木国公,我离开京城之前,端木国公通过端木淑妃悄悄给我的。”轩辕桦道。

  “还有,轩辕杭告诉我,令狐晟最终的目的是开启盛京的封魔大阵。大家应该知道,华夏国的五大阵法当中,盛京的阵法是最重要的,关系到华夏国的龙脉,一旦阵法被开启,大地上所有的妖魔都会复活,所以我们必须阻止令狐晟。”

  “如果令狐晟真的开启阵法,那我们该怎么办?”姜沛玲担忧地道。

  “如果真的开启了阵法唯一能够阻止妖魔祸乱人间的方法就是建国五族的继承人同心协力再一次布下封魔大阵,就像三百年前我们的先祖那样,封印的地点就在盛京不远处的通天塔上。”玄海月道。

  “那还等什么,我们立刻启程去盛京,万一真的让令狐晟得逞,那天下苍生岂不是又要陷入水深火热之中。海月,风听夜,你们快做决定吧。”姜沛玲有些着急的道。

  玄海月和风听夜对视了一眼,彼此之间不需要任何的言语,只需要一个眼神,就知道彼此的心意。半晌,风听夜看着轩辕桦道:“好,本王答应你,跟你合作。”

  轩辕桦脸上露出欣喜之光,拱手道:“多谢。我代替天下苍生和华夏国多谢风王。”

  盛京郊外一个宁静的湖边令狐晟和轩辕橙走在一起看着眼前的一切。“令狐先生,时机都差不多了,我们差不多要开始了吧?我可是不能再等了。”轩辕橙看着旁边的令狐晟沉声道。

  令狐晟笑道:“放心吧,王爷,现在整个京城都已经完掌握在我们的手里,现在轩辕杭已经不行了,只要除掉那些妨碍我们的那些绊脚石那一切就归我们所有了。”

  “那就好,不过……”轩辕橙道,“盛京的封魔大阵是镇压华夏所有妖魔中最重要的阵法,万一真的解开了,我怕……会节外生枝。”

  “王爷就放心吧,我做事是很有分寸的。我说过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灭掉风家军和其他反抗王爷的人,用这个方法是最快最直接的。我有信心能够控制住这些妖魔,不然它们霍乱人间,只需要他们帮我们铲除敌人。当然要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