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下才女徐静怡(1/2)

加入书签

  再嫁?若是我对上了岂不是————嘿嘿嘿嘿……那多不好意思啊!!!不过这小妞还是深得我意的。莫潇尘无耻的想道!那样子要多猥琐有多猥琐。

  王苡苒看到他这副模样,心中就猜中了七八分,不由的哼了一声道:“你不要妄想了!徐姐姐说了这只是普通的楹联,即便是你对上来了也没有什么意义!”

  “为什么啊?”莫潇尘扯着嗓子大呼不公平,凭什么别人对上来了就能娶她做老婆,我若对上来了就是无意义?要一视同仁好不好,即便是穿越的也应该有平等的地位啊。

  “要是我我也不会嫁给你!”王苡苒将头别到一边哼了一声。

  莫潇尘笑道:“这你请放心,我也没想娶你!”

  “那就太好了。”王苡苒把脸一板道:“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说完快走了几步。

  “哎,哎,你还没告诉我徐祖荫是谁呢?”这妮子今天一定是大姨妈来了,有点反常啊!没事就玩竞走。

  “想知道么?”走在前面的王苡苒转过身挑衅的看着莫潇尘问道。

  又来这套?还玩上瘾了呢,我就偏不顺你的意。莫潇尘也是脖子一歪不屑道:“不想知道,也不求求你。”

  “我回家了,你不要跟着我。”王苡苒脸色一凝,说罢就转身一路疾走,心中把这个坏人骂了个千变万变也不解恨。待行走了一阵不见后面有什么动静,王苡苒不忍的回头看了一眼。只见那坏人就站在自己身后一脸的坏笑得意非常。王苡苒受不住那目光腾的红了脸羞急道:“你,你别跟着我!”说完就急转过身去,心脏忍不住的乱跳。快行了几个碎步,惹来不少路人好奇的目光。

  小样的,还害羞了,嘿嘿,走你——莫潇尘带着一脸坏坏的笑容拐进了一个店铺。

  待王苡苒惹不住再转过头去偷偷看时,却见来往的人群中不见了那坏人的踪影,不由得一阵失落,脸上的羞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小嘴撅得老高:“哼,大笨蛋。”那娇美可人的模样与她平时冰冷的表情格格不入。

  王苡苒一路上故意放慢了步子还是有些带着希望的回了几次头,但那坏人却一直没有出现,最后索性赌气一般的一路小跑跑回了晴雨楼。

  此时王老汉正在柜台里一只手拄着下巴美滋滋的看着自己的酒店,仿佛眼前坐满了可人,说小曲儿的,嗑瓜子儿的,说书的,叫好的,情侣们亲亲我我的,才子们吟诗作对的勾勾搭搭的。想到热闹之处还呵呵的痴笑两声。

  “哐当”一声想店门被人用力的推开,顿时吓了王老汉一跳,待看清来人是自己的宝贝女儿他责怪道:“哎呀闺女,你这是拆房子呢?”

  “对,拆了才好,反正那个混蛋不要说重新装修么!”王苡苒迈着急步子掀帘入了柜台侧门。

  被无名火轰了一炮的王老汉一愣,怎么平时一向文静沉着的女儿被气成了这副样子?而且出去时还两个人,回来时怎么就一个人了?王老汉走出柜台关上门问道:“闺女啊!莫公子呢?”

  “死啦!!!”门帘内一声怒喊。

  这回让王老汉更是纳闷王苡苒说什么胡话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丫头的表现不正常啊!

  “闺女啊!莫公子没跟你回来么?”王老汉还是不死心的问道。

  莫公子,莫公子、我看是莫混蛋、莫笨蛋。王苡苒坐在梳妆台前气得胸脯直颤冲着外面喊道:“都说死了,不要跟我提他,我睡觉了!”说罢就蹬飞脚上的两个翠绿色的绣花鞋,扑到了床上,也不知道哪里受了什么委屈,反正就是想哭。

  王老汉是属于那种典型的刨根问底欠揍型的人,一连两次都没问出来什么结果,就索性跑到闺女门前问道:“你这是怎么了?那行,你告诉爹,这莫公子是怎么死的?”

  王苡苒坐直身子连珠炮似的说道:“摔死、淹死、渴死、累死、被人打死,总之讨厌死啦!”

  “……”讨厌死?

  无奈之下的王老汉只好摇了摇头又回到他的柜台拄着胳膊发呆去了,这次他满脑袋都是自己姑娘和莫潇尘,一堆堆的问号排排坐。

  大概过了小半个时辰……

  “咣当”又是一声响,这两次差点没把王老汉吓出心脏病来,这推门而入的正是自己那傻儿子王锁柱,只见他把担子抗进了屋子,咧着嘴呵呵直笑。

  见儿子这样王老汉不由得心中来气道:“怎么了这是?捡着金子了?一进来就傻呵呵的笑个没完。”

  “金子没捡着,捡着姐——”王锁柱本来想说金子没捡着,倒是捡着姐夫了,但是害怕姐姐就在家赶忙收住了口做贼心虚的看了看周围问道:“爹,俺姐呢?”

  一提自己女儿王老汉就是一阵莫名其妙的郁闷“别提了,你姐姐今天回来不知道是谁惹到他了,现在在屋里不知道发什么疯呢!”

  “哦”王锁柱这才放下心来悄声问道:“爹,你猜猜刚才我卖馒头时碰到谁了?”。

  看到儿子这么小心翼翼,王老汉刚快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