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庙会争吵还是遇到(1/2)

加入书签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邪阳不像普通的孩子,他应该是个特殊的存在。所以她怀孕期间才会这么反常吗?

  袁魅心已经最好了最坏的打算,所以,她一定要平安地生下这个孩子。

  “如幻明白!”

  皇上似乎在隐瞒什么?如幻想着,可是袁魅心不说话她也不知道要做些什么。毕竟袁牧邪是袁魅心的哥哥,她不想与袁牧邪有什么不和,所以即使有所怀疑,她也不立刻冲动地去找袁牧邪问清楚。

  但是这正是如幻所担心的,袁魅心很有可能因为这份亲情而忽视了潜在的威胁。袁魅心虽然知道她的哥哥有的时候非常地狠毒,但是她不知道的是袁牧邪也会把他的矛头对准了她这个唯一的妹妹。

  “好了,收拾一下,我们去吃好吃的。”

  袁魅心拍拍自己的脸,站了起来,却因为肚子太重而差点站不起来。

  如幻立刻上前扶住了她。袁魅心牵强地扯了下嘴角,笑着把手搭在她的手臂上。

  冬日虽寒,夜色虽冷,但是那一点都不影响热闹非凡的听风湖的庙会。

  “我们去吃那个?”袁魅心一个孕妇乱跑,让陪着她的望天尘可是一通累,在她身后保驾护航,还要时时刻刻给她付钱。

  袁魅心手里拿着冰糖葫芦,另一只手里拿着糖偶,笑着坐到了馄饨摊前,向老板要了四碗馄饨。

  “你们也陪着我逛累了吧!坐下来一起吃吧!”

  望天尘原以为袁魅心的庙会之约和那些痴男怨女一样,会和他两个人一起走在拥挤的人群之中,然后······

  谁会想到多出来如梦如幻两个电灯泡,他早该想到的。

  不过他也许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拉拢如梦也不一定。

  “如梦,你喜欢什么,我给你买?”他看了一眼身边吃得欢快的袁魅心,于是悄声问着坐在他对面的如梦。

  虽然他声音很小,外面也和吵,但是袁魅心和如幻都听得清清楚楚。

  “买?其实,望公子,我更喜欢你直接把钱送给我!”

  如梦小口地吃着她的馄饨,贼兮兮地笑着。比起那些华而不实的小玩意,她更加喜欢钱。这种庙会上的东西没什么价值,也就是写看着好但是却不值钱的货,所以如梦一点兴趣也没有。

  但是有人愿意为她买东西的话,其实不不如直接给她钱呢!

  如幻别有深意地看着袁魅心,她不在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怎么觉得望天尘和如梦之间发生了什么微妙的事情呢?

  袁魅心回了如幻一个暧昧的眼神,那个深意绵绵,如幻不想歪都不行。

  原来如此,如幻沉默地吃馄饨,也是乐见其成的啊!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主子少了一个烦恼的对象,还把如梦这么个小财奴嫁出去了。她以后耳根肯定要清净不少了。

  “那我要送你多少钱你才肯替我办事?”

  问题又回来了!

  如梦就不明白了,她今天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她只会为公主办事,怎么望天尘就是听不懂人话呢?

  “我说过了,我是因为爱我家主子才会留在主子身边的,不管你给我多少钱都没有用的!”

  “那你也可以爱我啊!”

  望天尘此话一出,世界顿时沉默了。

  袁魅心两只眼睛在两人之间滴流滴流地转着,这是什么情况?望天尘表白了,如梦被表白了,惊喜来得太快,她有点承受不住了。

  如幻一勺混沌放在嘴边,张开了嘴巴始终没有办法把馄饨放进嘴巴里。她刚刚肯定没有幻听是吧?

  嗯,对,她没有幻听。

  说出这句话的望天尘就更加奇怪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没有发现倒地哪里不对。难道他说的不对吗?如梦的确也可以爱他的吗?那样她才能为自己做事啊!

  而当事人如梦,愤然扔下了自己的勺子,啪叽一声落在了馄饨碗里,溅了一桌子的汤汁。她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望天尘,“望公子,你是我们公主的客人,我是奴婢没错,但是奴婢也是有尊严的。你怎么能这么轻薄我呢?”

  袁魅心吃进嘴里的馄饨还没有咽下去,噗地吐了出来,把原本就被溅上汤汁的桌面弄得更加不堪入目。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原来小财奴被告白以后是这样的反应啊!真是超乎了她的想象,如梦简直就是这个世界上毁意境的绝佳武器。

  如幻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正五大三粗地指责望天尘的女子,果然这丫的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如梦,一点都不能把注意点放到钱以外的事情上。因为只要她把注意力一转眼,然后她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