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她不在乎整个御风(1/2)

加入书签

  西门黎飞不过是替他死而已。

  “那你把她留在王府?”

  袁魅心抱怨道,可是说完她就后悔了。

  因为,被发现了。

  “你怎么知道她在王府?”南清黎为了让太后放心,一直对杨希烟说西门黎飞已经搬出了王府。对外,他也宣称如此。只是,袁魅心是怎么知道的?

  看来她即使不在他身边,也还是时时刻刻关心他的消息啊!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巨蜥教主不知道的呢?

  袁魅心不说话了,她怎么知道的?她想知道当然就知道了,她不想知道的也有人会告诉她的。

  “既然你不想看到她,那我就陪在这清流山上住下便是。”南清黎的下颚抵着袁魅心的头顶,他望向窗外的绿意盎然,能够在一片青山绿水之中颐养天年何尝不是一种奢求不得的平淡悠然。

  “我才不要你陪呢!”

  袁魅心反对,只是出于她一贯地反驳习性。她的语言惯性似乎还没有从反驳南清黎上面转变过来,所以只要他说什么,她就反对什么。

  那结果就是——南清黎一低头就擒住了她的嘴巴!他早就想好好教训她了,不知道什么叫收敛。

  不管说什么就是这么随心所欲,但是他就是喜欢这样肆意的袁魅心。一旦她什么都不说的时候,那才是他真正该担心的时刻了。

  一吻深情,是有这么一个词的吧?

  袁魅心觉得此刻这一吻,真的是他的深情。

  浓浓的爱意在唇齿间蔓延,知道袁魅心的心跳快到她难以承受,她才开始推搡着南清黎,让他放开自己。

  “你就是嘴硬欠吻!”

  袁魅心的换气的空当,南清黎也不放过她,只是那一瞬间就由覆唇而下,印在她的樱唇之上。不管多久,他都亲不够。

  因为是他心底的那个人,所以无论怎样,他都不想再放开她。

  细细甜蜜的亲吻已经无法满足南清黎狂热的情感,他的手开始不老实的滑动,但是却始终在克制着自己的行为。毕竟袁魅心生产完才两个多月,他不想这么早就伤害她的身体。

  不过他的这种隐忍被袁魅心当成了怜惜,他不是那种说爱就得滚床单的男人,但是南清黎的这种疼惜,似乎以后成了某人的“病痛”了。

  房间里的两人是恩爱甜蜜一直到天黑,外面可就不一样了。在邪阳的带领之下,大家都在下注,大当家的和他们王爷到底是很好了还是谈崩了?这很有内涵的赌注有没有?

  缘起于双方对峙之后,袁魅心带着南清黎离开,而后两方头领都看对放不爽。于是邪阳从中“挑拨”,然后南清黎的部下就一直都认为王爷能够带回王妃,而罗剑心他们则认为袁魅心不会和南清黎很好,于是这么一对上。

  邪阳立刻坐庄,他们就赌了起来。

  在经过一番唇枪舌剑之后,他们都买的差不多的时候,天也差不多黑了。

  如梦如幻知道今天寨子里人口猛增,于是就让厨房多做了一倍的饭,可备好了酒,就等着袁魅心和南清黎他们出来开席了。

  她们两个是最清楚袁魅心的人了,这么久没出房门,那么结果当然是想都不用想的了。

  肯定是她们主子把王爷吃干抹净了!

  所以,她们也偷偷下注,两人和好!

  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南清黎拉着袁魅心出来的时候,两人似乎也没有和好的迹象。

  “娘请,爹爹,你们终于出来了!”

  邪阳立刻从一堆赌徒的环绕中奔到了袁魅心的面前,伸开双臂让南清抱的时候,结果南清黎想到自己的脖子,犹豫了起来。

  不过看待袁魅心和邪阳都那么望着他,反正都是他儿子,咬几口就咬几口吧!于是他抱起了邪阳,然后邪阳就和袁魅心说了他们打赌的事情。

  袁魅心看了一眼南清黎,瞎眼说道:“我们没和好,也没谈崩!王爷只是来清流山游山玩水,你们不用在意他!”

  邪阳贼贼地朝袁魅心笑了笑,他就知道娘亲最懂他了。

  于是,庄家赢了吧?

  “主子,晚饭已经准备妥当了,就等你和王爷开席了!”如梦嘴角抽了抽,这对母子还真是吸血鬼。她这个守财奴都有点自愧不如了。

  论敛财,袁魅心天下第一,那邪阳一定是天下第二,她如梦,要是主子不再生孩子的话?她应该能排第三的吧!

  双方人马虽然输了钱,但是看在大家一起输钱的患难情谊上,晚饭吃得还是非常愉快而轻松的。

  袁魅心看着清流寨里和谐的一幕,不禁想起了袁牧邪。她唯一的亲人,现在还好吗?

  晚上,她沐浴完之后就在屋顶上看星星,山里的星星最美。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