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南渠真身倒是是谁(1/2)

加入书签

  袁魅心转头看着杨雪妍,笑着说道:“皇后娘娘似乎很想我去看看皇上啊?这其中到底有什么阴谋呢?”

  杨雪妍一惊,似乎没有想到袁魅心会这么说,不过她还是气定神闲,不屑着说道:“我能有什么阴谋,只不过告诉你一个事实而已。”

  她没有算到袁魅心虽然不打算找她追究什么了,但是也不会在相信这个女人了。所以才会说这么多和南渠有关的事情,而事实上,南渠到底有没有对袁魅心一见倾心?

  只有袁魅心亲自去证实了。

  “王妃慢走,不送!”

  杨雪妍突然转身进来寝宫,这倒是让袁魅心的怀疑更深了起来。她就是为了和自己说那么一通有的没的,那到底是为什么呢?

  她不相信南渠对自己有什么想法,他想要杀了自己和南清黎倒是真的。

  不过,袁魅心觉得,去看看也无妨。

  走在深宫的小径之上,她脚步轻快的很,因为她现在怎么说也是紫级灵气的高手了,就算打不过南渠,那至少逃还是能够逃得掉的。

  不过看到凫水阁前的湖水,袁魅心还是心声抵触,就是在这里,她差一点就翘了。那样的话,她和南清黎,这一世就该阴差阳错地结束了。

  好在,有人帮她。

  想到这里,袁魅心突然想到了倾绝,他还好吗?

  自从她带着南清黎离开之后,倾绝又去了哪里呢?他依旧没有联系巨蜥教的人,那是不是代表他并不想回到她的身边去。袁魅心想想也不强求,毕竟她不喜欢强迫任何人为自己办事。

  不凫水阁近在眼前,而且里面时不时地传出咳嗽声。袁魅心想着,也许南渠,真的是到了生命的尽头了吧!

  她只是听着南渠的咳嗽声就能分辨出他已经命不久矣,甚至觉得这样的咳嗽声,似乎虚无飘渺了起来。因为那很不真实,仿佛他已经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一样。

  袁魅心脚步放轻,慢慢地走近。

  这凫水阁好得是皇帝的住所,怎么周围连一个侍卫都没有。但是袁魅心听到屋子里咕咚一声,似乎有什么东西摔了。好像是人,难道是南渠咳嗽到摔下床了。

  她连忙推开了门,果不其然,南渠正挣扎着在地上咳嗽着。

  袁魅心几步就上前,将他扶了起来。

  “你没事吧?你想要喝水吗?我帮你倒!”

  看着南渠的手一直指着桌上的茶水,袁魅心主动地说道,只是她还没有起身就被南渠抓住了。

  袁魅心看了他一眼,南渠仿佛这才看清楚来人的模样,放开了袁魅心的手。她怎么会来这里?南渠的心里也是疑惑。

  杨雪妍知道只要袁魅心去找了南渠,那么一定会有人看到,到时候传到了南清黎的耳朵里。那可就不好听了,就算没有人看到,但是她也可以制造谣言。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个到底简单易懂的很。杨雪妍当然也知道,只要利用谣言,就可以让杨希烟误会袁魅心,她好不容易任何的人,其实是个与自己两个儿子都不清不楚的女子。

  那样,又会让杨希烟觉得袁魅心和昔日的西门黎飞没有差别,那么到时候和袁魅心斗的人就是杨希烟了。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不是袁魅心输就是南清黎伤,那结果都是杨雪妍想要看到的。

  只不过,她的计划没能够实施就已经胎死腹中了。南清黎一路跟在袁魅心的身后,来到了凫水阁。他是跟着袁魅心过来的,他以为她不会来的。

  也许只是一时好奇吧!南清黎自己都想要搞清楚,自己的皇兄是不是真的看中了袁魅心呢?

  袁魅心匆匆倒水之后跑回了南渠的身边,她把一杯水倒入了他的口中。

  “怎么样?有没有好一点!?”她问道,见南渠点头她才放心。可是当她发现整个房间里根本没有杨雪妍所说的画像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又被骗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

  南渠脸色稍稍缓和之后,问着袁魅心。他双眼之中的阴沉是袁魅心无法想象的深刻,眼前的女子于他而言意味着什么。袁魅心也丝毫不知。

  她只是愣怔地回答,“只是路过而已,听到你的咳嗽声,所以就进来了。皇上进来似乎身体非常不适,可看过御医,怎么说?”

  南渠瞥了下头,不再看向袁魅心,“这不是王妃你该关心的问题。朕是皇上,自有上天庇佑。”

  他逞强的语气虽然让袁魅心觉得很不爽,但是她想象自己要和一个快病死的人计较。那似乎太不对了呢?

  那就大方地算了吧!虽然他做过那么多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