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忍不住了犯贱了吧(1/2)

加入书签

  地上,袁魅心也是咬牙切齿地看着许若瑛,“你居然——是男的!”她可不会忽视自己身下此刻某个人的某个部位,正滚烫的很。

  她看了这么多形形色色的人,怎么就没看出来这丫头居然是个带枪的。

  许若瑛痴缠的目光一直盯着袁魅心,知道她从他的身上爬起来,他才缓过神来。

  如梦如幻立刻上前为袁魅心整理衣衫,对于许若瑛是男性的这件事,她们还真不知道要发表什么意见了。

  要说自己主子这张脸也不是会随意招惹男人的呀,怎么许若瑛这么小的孩子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了?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所有的男人的眼睛到底哪去了。

  其实不是因为袁魅心的那张脸,而是因为许若瑛初见袁魅心的时候,正是她救了自己的时候。

  那天战风攻城,他和许夫人逃命途中遇到了战风的一对敌军,那个时候虽然是南清黎出手救啦他们母子,但是却是袁魅心将许若瑛揽在怀里,不停地拍着他的后背让他别害怕。

  于是乎,许若瑛就对袁魅心产生了强烈的依赖感,想着就是这个人救了自己。也就有了接下来这么一长段的拆散南清黎和袁魅心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从我第一天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已经喜欢上我?”袁魅心斜视着正坐在自己的面前许若瑛,已经喝了不下五壶茶水。刚刚盐真的放得太多了,她知识被许若瑛亲了一下就喝了这么水,那他——为什么这么淡定。

  许若瑛是习惯了淡然自处,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让他情绪波动过大。所以在尝到荷叶酥有问题的时候,他也是一副无关紧要的事情。但是一听到袁魅心和南清黎要分开,他心底就有抑制不住的兴奋。

  所以,他想要弄清楚,为什么袁魅心这个疯疯癫癫的女人,能够时时刻刻影响他的心情。

  最终一切的原因都归结为喜欢,因为他喜欢袁魅心,所以才会如此在乎她。

  昨天在听到她说自己无关紧要的时候,许若瑛就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结果都不能够引起她的注意力,所以,他很气愤这样的结果。于是,就造成了今天他不吃不喝的结局。

  “许若瑛,你为什么一开始不告诉我你是男的?”

  她出刚刚遇到他的时候,见他身板还小,以为胸前那两块肉只是还没长全,可是知道结果却是根本没有。看许若瑛的样子,到真有几分男子的英气,可他身上女子的秀气更胜,所以她才没有发现他的真身。妖有妖道

  许若瑛抬头看了袁魅心一眼,而后低声说道:“我想拆散你们之后再告诉你!”

  这就是他一直男扮女装的原因,还不都是为了她。

  袁魅心真是棋差一招,一直以为这小子只是个孩子,没有必要调查他,是知道他的心思竟如此“阴毒”,差一点她就和南清黎被他搅和了。

  可先想想现在,好像也没什么差别。

  “我是真心喜欢,所以······既然你已经打算和南清黎和离,那是不是说明我们之间还是有可能的。”许若瑛顽固地说道。

  他不管自己比袁魅心小多少,反正他就是喜欢袁魅心。

  “是吗?我的条件不变,只要你能在明日大军出发之前与南清黎欢好,那么我就答应,等你年满十六,要是我还未再嫁,就嫁与你如何?”

  袁魅心站了起来,理了理袖口说道。

  “那根本不可能!”

  他一个男人,怎么可以和男人做那种事情呢!

  “那就是我要给你的答案!”

  袁魅心朝如梦如幻使了个眼色,而后便抬脚走了出去。要她和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在一起,本身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许若瑛痴痴地看着她的背影,怎么会不可能?

  “不管你怎么说,这辈子我都娶定你了!”他突然大喊道,吓得袁魅心脚步一顿,这个臭小子要不要这么执着。天下女人多得是了,凭什么就是她。

  “那就等到你有本事娶御风长婷公主的时候再说!”

  但愿他能够知难而退,可是许若瑛又怎么会是知难而退的人,他只会迎难而上,直到自己撞得头破血流。

  回土豪之家的路上,如梦还不忘这件稀奇的事情。这许若瑛到底是怎么想的,好得他也是一个将军之后,怎么能够扮成女装整天来破坏南清黎和袁魅心的感情呢?就不怕被人当成怪癖吗?

  这倒不是许若瑛有怪癖,只是他一出生就有个算命先生说他要当女儿来养,不然必然活不过十六岁。于是乎,许夫人不忍自己儿子遭难,于是就把儿子当成女儿来娇养,但是许若瑛该学的东西一样都不少。

  只是身上养成了天生的女气,要是扮成了女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