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见婆婆了瞬间真相(1/2)

加入书签

  包子有令,娘亲请收货,第98章见婆婆了,瞬间真相

  闻名三国的长婷公主,是个傻子。上飨嚣菿杨希烟今日一见,倒也不觉她哪里傻气,反倒看着那双精明的眼睛,觉得袁魅心甚至聪明才对。她懂得利用自己的儿子来博取所有人的原谅,即使行了这么个没有规矩的礼仪,恐怕也没人敢怪她

  南清黎那副庄重认真的神情,更加让杨希烟不喜。

  这丫头很可能就是第二个西门黎飞,表面上单纯无畏,实则就是一只白眼狼。杨希烟绝不能够让自己的儿子,再一次遇到那样的女子。所以袁魅心,不能成为杨希烟心目中所喜欢的儿媳。

  更加不能够成为将来的一国之母。

  对于袁魅心,南渠也是有所了解,其一,她肯定不是傻瓜。这一点可以肯定,单看她身边那个紫级灵气的丫头如此臣服于她,就不可能。而且两个月里陆元露时常进宫,南渠耳朵里也听进了不少关于袁魅心的事情。绝对精彩绝伦,那也都是陆元露的功劳。

  其二,南清黎喜欢,甚至已经爱上了这个女子。这是南渠最大的收获,西门黎飞死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弟弟如此维护一名女子。

  只是一顿家常便饭,南清黎就推了不止一次。要不是南渠用太后的名义,估计今天也见不到袁魅心。还有就是南清黎对袁魅心的好,居然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只是进宫而已,他居然亲自去送衣服。

  不得不说,南清黎不爱袁魅心,就连南渠这个哥哥都不相信。

  一身淡淡的鹅黄,披裹着一件青烟般的白纱,发髻梳得整齐却带着一股松散的柔弱。配饰却是暗红的玛瑙与玉石,御风的公主气派一点也不比皇后低。

  皇后杨雪妍是杨希烟的侄女,身着暗红色的凤袍,柔弱地坐在南渠的身侧,那浑身的气派就输了袁魅心一节。这个病怏怏的女子,也算是南家的牺牲品,为了南渠和杨希烟,她却成了傀儡而又不能反抗。

  袁魅心挣扎要行个规规矩矩的礼,但是南清黎那么抓着她的手,她要怎么动?

  于是乎她就成了这顿家宴的靓丽风景线,吸引了包括门外小太监在内的所有人的目光。她气愤地看着南清黎结果这男人反倒给她找起了理由。

  “魅心这次陪我出征洛州,以致身体虚弱,皇兄,这礼还是免了吧!”他看着南渠说道。虽然这里最应该得到尊重的人是杨希烟,但是论地位,还是南渠更高。半潜半爱

  反正南渠已经知道袁魅心和南清黎前往洛州的事情,他倒不如这个时候以此为由,借口让杨希烟知道这件事情是他亏欠了袁魅心,还得袁魅心生病。免得有些人又在杨希烟的耳边嚼舌根。

  这倒是让南渠无言地看了一眼杨希烟,虽然自己母后的脸色不佳,但还是没有让他为难。杨希朝南渠点了点头,既然这是家宴,她也不想破坏了气氛。

  “既然如此,那就快入座吧!还站着做什么?”

  南渠说道,而后一个眼神,身后的太监宫女都开始布膳。他们要是再这么看下去,那这顿饭估计也不用吃就该散场了。

  南清黎拉着袁魅心站到了杨希烟的身侧,这媳妇儿能不能做还得看婆婆的脸色。袁魅心站着,就是想知道这个太后娘娘,到底能晾着她多久。

  “坐下吧!”杨希烟语气没有丝毫的亲切感,恐怕人家对待陌生来客的语气都会比她对袁魅心的语气来得好。

  陆元露和曲风艳则坐到了皇后的身侧,这些日子陆元露经常出入皇宫,早就对皇后的性格了如指掌。因此对皇后微微一笑,就看到她回了自己一个安心的笑容。

  老实说,杨雪妍还真不知道这场家宴的用意何在。姑母,似乎要为难沐远王妃。皇上也是一副乐见其成的模样,但是这其中到底有何缘由,她却不知。

  袁魅心总算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的婆媳大战剧那么受欢迎了,要是真的上辈子没积阴德遇到一个刁蛮爱挑刺的婆婆,那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她总不能公然摔桌子愤然离去吧!那样,又置南清黎于何地?算了,不就吃顿饭嘛,她就开启装傻模式啥都不管只要好好吃就行了。

  低头吃饭,这总不难吧!

  袁魅心想要装低调,但是南清黎却高调秀恩爱,是不是地问她好不好吃,身体难不难受,还没完没了地给她夹菜,完全不用宫女动手。

  他自己倒是没吃什么东西。

  她真是不知道要怎么形容所有人复杂的目光都落在自己身上的那种感觉,直想朝南清黎咆哮一声,老娘都打算和你分了,你对我这么好还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