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皇兄驾临该高兴吗(1/2)

加入书签

  杨希烟双眼眯起,脆弱地呼吸困难,却还不忘狠狠地看着袁魅心。这个女人,和当年的西门黎飞一样,让她的儿子迷失了心智。她早晚会是第二个西门黎飞。

  袁魅心却不以为然地站在南清黎的身侧,看来,她已经成了太后娘娘的眼中钉肉中刺了。算了,只要她没有成为砧板上的鱼肉,其他的还没有什么值得她担心的。

  “魅心告退!”

  她还是很有礼貌地告别的,只是看上去不是那么规矩。因为南清黎拉着她很紧,手腕都有点痛了起来。她表示自己的很无辜,就来皇宫里吃了顿饭,好像已经让这里燃起了硝烟。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

  至少她知道陆元露那个女人在耍什么花招。

  以为有了太后撑腰就能顺顺利利和南清黎一起生儿育女,结果却没想到南清黎根本不听杨希烟的。弄得她自己一脸尴尬难堪,不知道她会不会收手呢?

  南清黎就这么受欢迎哪,怎么那么多女人喜欢他?

  在袁魅心的爱情观里,她看中的男人,只有她能喜欢。其他人,没资格!

  不是南清黎不听杨希烟的话,而是杨希烟所讲的事情已经超出了南清黎的承受能力,他是不可能为了杨希烟的希望就随便和一女子发生关系,让后承认那个女人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子嗣。

  最起码,那是他南清黎认定的女人才行。而他认定的那个女人,就只有此刻他手里握着的,活生生的这一个。

  “王爷夫君?我是不是惹太后生气了?”

  袁魅心一边被南清黎拽着走,一边在后面拉他的外衫。

  南清黎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一转头就吻上了袁魅心的唇,狠狠地用力侵占她,宣誓着自己的占有权。

  被人狠狠封住了嘴巴的袁魅心,只能无奈地接受,她到底是不该说话的那个吗?用余光瞟了一眼,还好是一座花园,也没人路过。否则沐远王爷不顾场合地亲吻王妃,就要被传成一段“佳话”了。

  佳话?什么样的?

  或许袁魅心会成为南清黎的障碍,被传成各种妖媚的女人,即使以她这个身形样貌也会被定罪为祸国殃民的女子。

  她还真戴不起那么顶帽子。

  南清黎的侵占来得突然,结束的也很突然。

  他双手抱着袁魅心的脸,双目灼灼地盯着她。大明隐帝

  “不要去管她,这个世上能够生下我南清黎子嗣的女子,只有你袁魅心一个人!”

  那西门黎飞呢?

  袁魅心真的很想问出这个问题,可是她却选择了缄默不语。现在还不是时候,她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只要她一问,南清黎一定会追查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寻找还魂珠的消息从何而来,那她岂不是得不偿失。

  所以这件事,还是换个身份问得好。

  “王爷真的愿意和我生宝宝?我真的是唯一吗?”袁魅心娇笑地问道,掩盖心中所有的情绪。

  南清黎坚定地回答却打动了她的心。

  “你是,这世上唯一的袁魅心,我唯一的王妃。”他丝毫没有迟疑的回答告诉袁魅心,这是真的,只是心底的怀疑却没能够全部消失。

  如果这件事里真的有隐情,我一定宰了罗剑心那丫的。袁魅心默默在心里起誓,她会让罗剑心知道给她的消息不打探清楚,他的桔花会有什么结果。

  心里突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袁魅心愈发相信,南清黎在寻找还魂珠救活西门黎飞这件事情只是误传或者其他,所以这一个月以来压得她喘不过气的东西,似乎一下子飞上空中。

  她呼吸的空气都变得轻柔了起来。

  “我们回府!”

  南清黎突然抱起袁魅心,朝着宫门而去。

  南渠立于宫楼之上,望着沐远王府的马车缓缓而去,嘴角勾起一抹嘲意满满的弧度。南清黎这一生做不了大事的原因,就是对女人太专心,把感情都放到女子的身上。他还能有什么作为呢?

  “长婷公主的背景查得如何?”

  倾绝立刻闪身跪在南渠的身后,语气出乎意料地惊奇。

  “自从北帝登基之后,虽然长婷公主处处受照料,但是宫里的妃嫔时常因与她不和被北帝废黜。”

  这一点就很可疑,长婷公主是傻子,那些妃嫔可不是。御风所有人都知道袁牧邪最爱的就是他那个妹妹,就算那些妃嫔看不惯袁魅心,也该找个没人的地方收拾她。怎么会次次都被袁牧邪抓到呢?

  那未免也太巧合了点,由此可见,一切可能都是袁魅心这个傻子在搞鬼。妖魔瞳

  “还有,此次和亲之事,是长婷公主请求北帝答应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