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恨错了爱也错了(1/2)

加入书签

  前世几百次回眸,才来换回来今生一次的相爱。命运让我们回眸千次,却又生生的让我们从此阴阳相隔。我为报仇,受命运的安排,受着心的指引,来到了你的身边,却又生生的将我们的爱蹂躏殆尽。

  纸张上的结果报告,沉甸甸的。这是证据自己蓄意伤害冥衫的证据,却又证明了冥衫是自杀的。既然辰毅都知道了,冥衫最后是和裳裳在一起的,而且很有可能裳裳是杀害冥衫,或者逼迫冥衫自杀的罪魁祸首,可是为什么?还会跟着裳裳,在裳裳有意无意的提到最后复仇的日子,时间的时候,还是跟着自己去了。联想到,辰毅以前受着自己的恨意每每说出的话,那些爱着自己的话,是不是并不是假的,是不是?最后说的仍然爱自己,是不是也不只是说说而已?而是真实的爱着裳裳。

  裳裳一把拽掉手臂上的吊针,不顾自己仍然虚弱的身体,也不顾自己手臂上流出来的鲜血,从被子中颤颤巍巍的站在地上,裳裳乍一站在地面上,有些头晕,手忙抓住一边的床边,才好了一些。

  待清醒了一些,裳裳走出病房,病房外楼道的灯已经被关掉了很多,看着有些昏暗,在裳裳的病房外,没什么人影。这倒是方便了裳裳行动,裳裳来到护士站,只见护士站的护士睡得很熟,即使裳裳轻叫了几声,也没有醒过来。裳裳费了劲儿,查了电脑,身上没有力气,连带着神经有些恍惚,眼前也是模糊的看不清楚。费了很大的劲儿,才找到辰毅的病房号。

  路上也有见几个起夜的病人,或者是护士。一路摇摇晃晃的来到了辰毅的加重病房前,裳裳轻牛凯病房的门。尽量不发出什么声音,进到病房里。

  白浩躺在靠窗户的沙发上,而辰毅的病床。横放在房间的中央。靠近门口的是卫生间,倒是阻挡了裳裳的视线,裳裳扶着墙壁走了一会儿,才算是一点一点的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辰毅。

  辰毅脸上平淡无奇,没有任何的伤口,却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辰毅身体非常虚弱。裳裳径直走到辰毅的身边,俯着身子看着辰毅。将衬衣的一只手抓在自己的手里,眼泪再次不听话的流了下来,滴在握在裳裳手心里的辰毅的手臂上。

  哭的有些伤心了,也许辰毅感受到了。所以本来就因为身上疼痛睡得不熟的意识。又恢复了清醒。一睁眼就看到了站在自己身边。握着自己手,正在哭着的裳裳。“觉得舒心了吗?我已经如你的愿,差点死掉,像你以前那样。差点死掉。”干咳的嗓音,无力的话语,从辰毅干燥的嘴唇里一点点的溢出来。

  裳裳一怔,看着辰毅仍然痛苦,但是手掌也在收紧,想要抓住裳裳的手的时候,裳裳意外的马上将手从辰毅的手中抽出,顺便用自己的手背将脸上的泪水擦干净。

  “你明明知道我在杀你,之前害死了冥衫。为什么还会跟着我去了血弦之岛?”裳裳质问着。

  听到裳裳说了自己杀了冥衫的那一刻,心里最后的一丝侥幸也消失不见,从来不知道裳裳的恨意会这么重,也从来没有想到过那曾经善良的就像一张白纸的女孩,如今竟然会用自己的手亲手杀死自己曾经的好友。即使这个好友害死了她。

  “现在你的仇已经报了,是不是很开心,但是见到我竟然活了下来,是不是非常的可恨,所以才会来这找我。”这不怪辰毅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实在是辰毅之前虽然醒过来一次,但是只是和别人说了几句话,就又昏了过去,所以并不知道白浩是将会怎么解释,裳裳也住院的原因的。

  “我只是怨,你既然能够想着用死来换回我的原谅,那么为什么当时要脚踩两只船,既然我会杀了你和冥衫解恨,你完全可以跟警察说明是我做的,我等着。”说完,不待自己的下一滴泪水滑落,裳裳擦干眼泪,步履蹒跚的离开了辰毅的病房。

  辰毅只是望着,裳裳的背影,只是望着,脸上的泪水却已经流了下来。

  昏迷的这段时间,知道了,要不是白浩,恐怕自己活不下来了吧!说来也真是的,竟然被白浩跟踪了那么多天,自己一点都不知道。裳裳还是恨着自己的吧!不相信自己对他的爱,也不相信自己对冥殇的爱,是不是自己今生都得不到裳裳对自己的爱?注定了,我们没办法在一起。

  即使我知道我有多爱她?梦里一时贪恋和穿着白色长裙的冥殇在一起的时光,不想醒来,却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