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2)

加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换了一下内容提要,原来那个太做作了,不喜欢。小花跟我说,我要抽筒子们,努力的抽,大家才会给我回帖。所以,我决定努力的抽。。。。统统都给我回帖回帖回帖!!!不回帖不更新下一章!!!!!!!!!555555555555,看在我天可怜见经常码字到半夜的份上,回我个帖子吧……………………………………  要说后悔,田箩回国以后,曾无数遍的想过,究竟自己当初那般坚持的要出国,是否她这20多年来,做得最错的一次决定。如果,如果不去,就不会认识莫小白;如果不认识,就不会有这深入骨髓的伤心。

  她带着许多的眼泪,到温哥华,希望那里的暖阳,能把眼泪晒干。却偏偏碰到了温哥华60年难得一见的大雪,不停地下,不停地下,把眼泪统统都变成了冰,越来越冷,越来越重,终于积成了无法承受的重量,压在田箩心底,连心也跟着结了冰,变得硬如坚石,不得不背着这坚硬的重量,离开那个号称温暖的冰冷国度。

  因为害怕会伤心,所以要离开,以为从此可以忘却。最终仍是伤透了心,不得不逃回曾经坚持着要离开的地方。人生是否本该如此戏剧?老天爷注定了要给你的伤,无论走到哪,因为谁,最终仍是会一笔一划,一分不少的刻在身上,透入骨髓。

  在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她以为这一生,再也无法若无其事地面对尤殿。到溃不成军地从温哥华撤离,她又曾觉得,莫小白会在她的生命里,成为真正的过去。

  最终,所有的以为和觉得,不过是她的自欺欺人。其实一个人,真正放弃了期盼和心动,就会发现曾经自以为的坚持,不过是一场幼稚的游戏。

  不盼,不求,日子便会过得顺畅而舒心。只是,她好不容易,把伤都埋进了骨血里,却为何现在才要,挖出来看个明白?

  田箩觉得尤殿半诱半哄半威胁的逼供方式让她无所适从。好不容易以为躲过了,又一副要把她剥皮拆骨的样子,仿佛欠了他八百年的债务没还似的。事实上,被欺负的人一直是她不是么。

  田箩想要开口说点什么,手机恰恰在这种时候响起,是响亮的斗地主音乐。田箩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甚少设置来电铃声,大多时候都是手机默认的系统铃音,这个声音,一度在她的手机里消失,最近才刚再次出现。

  手机离她的距离有些远,在衣帽间门口的小几上,离尤殿却极近。田箩抖了一下,想要跳起来去接,又怕刺激了某人的脾气。正犹豫着,大少爷已经往那个方向瞄了一眼,便毫无兴趣般,一个转身,出了房间。

  田箩反倒突然不知如何是好了。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时刻,又刚发生了那样翻云覆雨的事情,接了,该说什么?

  这算不算,是一种刻意的背叛?他让她那样的痛,那样的痛。她以为这一生,他不会再回头看她一眼,他却抱着她一遍又一遍地哀求,求再一次的机会与开始。

  她其实心里很乱。说不恨他,是假的,当然是假的。那种痛,腐蚀着心脏,久了,成了一种习惯,岂会那么轻易地愈合?

  盯着忽明忽灭的手机灯光,油然而生一种报复的快感。田箩站起身,到浴室洗了个澡,再慢条斯理地穿好衣服,化了个细的妆容,才把东西一件一件收回包里,斗地主音乐开始时很规律地一遍又一遍重复,后来便听不见了,什么时候停的都不知道。

  她穿过客厅往玄关,尤殿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盯着电视看人物访谈的重播。电视里的人正慈祥地抱着一个四川灾区的孩子,在回顾一年前惊心动魄之中某某师到某某师的联动大军调配工作的形成与危机,一派的叱咤风云。田箩便站停了细细的端详了一会电视里的人,觉得尤家老爷子这些年越发地减了,许是工作越发忙碌的关系。小时候还能偶尔蹭到跟大领导一块吃顿饭,他总是如电视上这般和蔼地一一细问尤殿的学习、生活,却只是问,很少给予意见横加干涉。后来便越来越难见到,近几年更是只偶尔在新闻里才能看见。

  田箩抱着讨好心态,一手指着电视里的人,巴巴地笑着说:“尤殿,等你放暑假了,我陪你一块到部里看看去?”

  坐在沙发上的人,原本连余光都不曾给她,这会听见她这么说着,便抬头看了她一眼,很快又转回了目光,一哼。

  田箩搭话不成,也没了兴致。弯下腰穿好鞋,临出门前觉得应该跟主人道别,边按开电梯,边回过头,正巧碰上尤殿的目光。他看她回头,立刻就把眼神飘开了,一点道别的意思也没有,拿着电视遥控器狠狠往上加了几格音量。

  田箩一叹,觉得这太子的脾气越发来得轻易了。

  田箩没开车,拖着一身的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