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萝歌第九十八声(1/2)

加入书签

  ?如果从没沾染过情爱这滋味该有多好。舒悫鹉琻

  最好一次都不要。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玥妻嘤这样颓然地想了。

  魔界里气氛阴冷,手中的酒杯轻轻转动着,玥妻嘤有片刻的恍神。

  面前掠过一袭佛裟,殿里的魔界侍女纷纷退下,只剩下一人拧着温热的毛巾帮她擦脸:“你喝太多了。”说完这句话,他略微蹙眉,就拿走她手里的酒杯瞑。

  她下意识地撇了撇嘴。

  虽说被他管着,玥妻嘤也没有不乐意,揉了揉额角道:“微醺而已。”

  他并不理会,把毛巾沉入金盆里的热水后,漫不经心道:“凰司音的事听说了吗?玺”

  她一时没回过神,眯起美眸和他对视,半响,才恍然想起和尚花丞指的是六界皆知的婚事,想起醉染这些日子的阴晴不定。

  她顿了顿道:“听说了,我也吩咐了魔界到时候送一份大礼过去聊表心意。”

  闻言,花丞多看了她一眼。

  他也不说什么,平静地转移了话题:“这些日子殿里的仙人掌开得挺好。”

  “唔,都是你的功劳。”她的声音有些含糊。

  “过奖了,你也艰辛得很……”

  说完这句话,他拧完毛巾却再也没听到玥妻嘤的声音,他抬起头,却看到她倚在椅上睡得微沉,似乎在做梦,微微蹙着眉。

  放下毛巾,他的目光柔和了下来:“给我拿件毛毯。”

  他这样吩咐魔界侍女。

  ********

  【往事——玥妻嘤番外】

  黄昏西下,淡淡的香雾散开在殿里。

  玥妻嘤第一次见到花丞的时候是在画像上,那年的她在屋里看了许久,连摊开在案桌上的诗经都忘了看,只觉得画像上的男子委实美得惊人。

  弟弟令狐涛抱着他的爱琴走进来时,微微愣了一下:“尊姐你这画哪里来的。”

  自然是刚才在天界的尊史阁里无意中看到的,约莫是哪个仙家落下的,想归这样想,玥妻嘤却是半点没有说出来。

  她这个弟弟,什么都好,就是总爱对她管东管西的。

  见少年貌美的俊颜上略微有些厌恶。

  玥妻嘤摸了摸画上的人,咧嘴道:“你认识他?”

  令狐涛点点头,面无表情道:“尊姐不要被他的皮相迷惑,这人不会是一个好夫婿,如果实在是想嫁出去了,我明日就帮你挑选夫婿。”

  一眼就被戳穿心思,玥妻嘤脸有些挂不住,撇撇嘴转移话题道:“这人是谁?”

  “妖皇花丞……”

  令狐涛的话刚落下,身后就传来一道懒洋洋的声音:“这人是六界的毒瘤,名声臭的很,不过却很有手段,现在这妖精界的繁荣猖狂就是他一手带领的。”

  她抬起头,就看到一个华袍少年走进来,一双妖娆的眼微翘。

  来人是她另一个弟弟——

  九千鹭。

  令狐涛一看到他就皱眉:“你今日一整天跑哪里去了,一帮神女都急疯了。”还打扰到了他。

  比起他的薄怒,华袍少年就显得漫不经心了,他抱臂靠在墙上,冷冷嗤笑道:“皇上不急太监急,阿姐都没管我,她们一个个把自己看得未免也太重了。”

  “谁让你到处招蜂引蝶的……”

  不理会他们的争执,玥妻嘤转回视线看向挂在墙上的画像,反复嚼了那名字好几遍。

  ——花丞,花丞。

  ——很适合他的名字。

  *

  后来不知道过了多少年。

  寻常天界女子都膝下有儿有女了,玥妻嘤还是孤身一人没有行婚配,脑海里偶然会想起当初在?画像上看到的男子。

  这个时候,那副被她爱不释手的画像早已被九千鹭不小心弄丢了。

  尽管她觉得他根本就是有意的。

  但对于自小就顽劣不堪的九千鹭,这已经不算闯祸了,玥妻嘤最后也就在和他们用膳时发了一顿牢***就算过去了。

  开始传闻妖皇花丞来天界时,并没有人相信。

  之后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人都说是当时的佛尊凰隶点醒了他的佛性,才造成他现在一意修仙,越来越多人说在天界看到了他。

  直到和那个俊美的男子狭路相逢,各自擦肩而过时。

  她才恍然发现原来传闻是真的。

  玥妻嘤再遇到他的时候,那会他正好被天界几个男神嘲笑,话语极尽刻薄尖酸,而他本人却是猖狂得紧,完全不把人家的指指点点当回事。

  她是知道的。

  妖精界素来处事就猖狂,妖皇花丞目中无人的名声更是早就远扬六界。

  但那几个自恃清高的男神脸就挂不住了。

  几人骂骂咧咧了好半天。

  最后还是玥妻嘤看完好戏,好心上前给那几个男神找了个台阶下。

  直到那几个人讪讪地走了,花丞还是躺在他的树根上睡午觉,连句话都没搭理她,反倒是玥妻嘤傻兮兮地坐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