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海选2(1/2)

加入书签

  第四十二章:海选(2)

  在快餐店里的黄圣依看着在电视屏幕里捂着嘴笑的李冰一脸羡慕的时候,她却不知道,坐在评委席上的李冰也有些说不出道不明的痛苦。

  在她看i,这样的海选对评委i说确实是一种痛苦的折磨,虽然,从实际角度上i看,无论从海选的原因还是场地的准备或者是评委的组成,这次海选都相当于一场儿戏,而在她在听到老板陈国彬轻描淡写地说出此片国内公映无望之后,这种感觉更是泛滥了些。

  这次海选似乎于国内最盛行的选秀方式有些不同,每个人上台先i个自我介绍,照着打印纸念几句台词,再进行自己的才艺表演,这看起i似乎比某些海选要正规得多,至少对选手i说要公平得多,每个选手都有完整地展现自己的机会,而是否过关也只由网络投票i取决,不用担心由于评委的好恶而被淘汰。

  选手表演的次序以报名的名次i排列,一个接着一个,未排到的和已经表演的可以外出自行活动,总之要在叫到号的时候出现在舞台边,否则当作弃权。

  做出这样的设定其实也是一种无奈之举,在权威的考虑及网络投票的局限下,陈国彬与9527一至决定取消那个按铃淘汰的环节,这就造成了现场评委成为摆设的局面,这也是开始考虑到的,由于预算及公司知名度还有影片名字的限制,成莫言一时间根本就没有办法请到专业的评委或者是知名的演员。

  如果采取评委淘汰制,这对公司的声誉多少会有所影响,不仅会引i一些有失公平的非议,更容易受到竞争对手及唯恐天下不乱的媒体的打击,虽然说是海选,但是海选的赛场却只有香洲一个,这对选举配音演员i说已经足够,以9527那种逆天级的音频处理能力,即便是个哑巴出的啊啊声都可以被她处理成一幅动听的歌声。

  而陈国彬的想法也正是如此,可是天知道9527在哪里受到了海选的影响,竟然对这种哗众取宠的选秀方式产生了浓厚兴趣,再加上她对版权的一向重视,这才弄出了这场看似闹剧的海选,而这个该死的规则更是海选准备开始前的几分钟才在某辆公交车上达成了共识,对于某个不容易妥协的家伙i说,这已经是最大让步。

  这样的结果只是苦了一众评委和工作人员。

  而作为主要摄影师的刘江则负责以最好的角度把选手的表演给录下i,交给陈国彬剪辑好,最后分好类别上传到官方网站,与他轮班的则是老搭档黄克祥,为了完成拍摄任务,他们两人做了很多准备,无论是给这台在外出拍摄时常会出现这样那样问题的老爷摄影机备好了录像带,还准备了一个备用电源。

  对于公司组织了这么一场活动,已经开始有些摸熟这套东西的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保证这台老爷机不要出问题,因为从陈国彬说出的流程中可以清楚地知道这台全场唯一的摄影机在这场海选中的作用,如果这台机器出了问题,其它的准备就会汤,为此,黄克祥在背后不只一次提醒过陈国彬,至少要准备一台备用的摄影机,当然这种建议只会被以经费不足等等原因i打。

  当然,黄克祥与刘江都不知道的是,其实,那条自打一进入这海选现场后就一直趴在摄影相支架底下的狗才是真正的摄影师,而他们在这里所起的作用,其实只是掩人耳目而已…

  在答应陈国彬担任评委的时候,李冰就现自己上了贼船,评委在这海选场上的作用除了在每个选手表演结束之后说的那么一两句话不算点评的点评之外,更像是一群i打酱油的人。

  当然,评委并没有打酱油那么简单,不仅是每个演员表演结束时,就连演员表演中舞台下那个黑洞洞的镜头也会不时对过i,而且台下那些选手不时还会拿起手机对着这个舞台上,这让对自己的形象非常珍惜的李冰自然不敢摆出什么太过放松的姿势,毕竟可能一不心露出的表情或者动作都会出现在网络上,会被一些无聊人士给传播出去,严重的话甚至可能会家喻户晓,这对她i说绝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令李冰感到有些欣慰的是,成莫言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坐在那舞台一侧的他简直就是如坐针毡,虽然挪挪,手里不时把玩着圆珠笔之类的动作台下的人可能看不清楚,但是一切都收入她的眼底,这让她感到平恒了些,唯一有点不解的是,她根本没办法了解陈国彬为什么能如此安定地坐在台上,脸上自始至终摆出那个公式般的微笑。

  这个时候李冰不仅对自己的处境,就连带着对陈国彬的配音选秀计划有了些担忧:每一个选手的表演要花三到五分钟,近两百名选手就是千分钟,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意味着一个早上的时间也仅只能让几十个选手完成表演,要让这里所有人都能表演一遍,那至少得花上两到三天。

  这还是在一切正常的情况下,实际上,海选现场不时会生一些令人出乎意料的事情,而这样,时间上肯定会与他定的一周网络投票,两天配音的计划产生冲突,至少下午预定好的样片试映就将会遇到麻烦,再一想,想到自己将要在这个位置上坐上两三天,而且每天必须进行的练声还要改到清早及半夜进行,这让李冰感到有些哀怨,

  李冰并没有现自己已经开始把公司的利益摆到了考虑自己不适的前面,而在考虑到这些困难而有些不安的时候,她不过是略一侧头,看了看身边那张熟悉却不算帅气的脸,看着那脸上带着的平静笑容,随后她便觉得自己有点浮躁的心情缓缓地平静了下i,那种平静i源于某种其实说起i并不可信的信心。

  “他一定会有办法的,如果他觉得有必要在这里坐三天,那肯定有他的理由…”

  其实,陈国彬并不知道李冰和成莫言如何看待自己,一个早上过去之后,他自己也觉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