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吾爱吾师(1/2)

加入书签

  九棚村和港仔村都在满州乡的东边,和恒春隔着一条山脉,面对太平洋,这是阿宾他们垦丁之旅的最后一站。

  早上,他们在九棚港边烤肉玩游戏,下午到港仔村体验砂漠风暴,晚上投宿在港仔的一间小庙里。那庙准备有十几间简单的客房,他们选了其中左右有两张大通铺的房间,男女分开各睡一边,也许是真的玩过头了,乡下又无比的寂静,上床没多久就纷纷进入梦乡。

  阿宾和钰慧躲开众人,相偕到海边散步。广阔的沙滩上,洒满皎洁的月光,几里之内完全见不到人烟,阿宾搂着钰慧,两人将鞋提在手上,赤脚享受那碎浪涌漫上来时的清凉。

  这几天来他们一直没有机会独处,而明天就要回家了,不免都有点难过。俩人默默的沿着浪花走,夜深人静,星斗满天,这如诗如画的意境,使他们都陶醉在罗曼蒂克的气氛中。

  一直陶醉到他们看见那二条狗。

  那二条狗屁股相对,黏在一起站着不动。

  钰慧先看到的,藉着月光她怀疑的问:“宾,你看,那里有两条狗……,它们站在那里做什么?”

  “,小姐。”阿宾说。

  “咦?真的吗?你乱说的。”钰慧不相信。

  “骗你干嘛!”

  “这样的姿势……”钰慧还是不相信。

  “这样的姿势我也可以做,”阿宾邪恶的说:“你要试试吗?”

  钰慧当然不要,搔了阿宾的胳肢窝一下,说:“要试你自己去试。”

  阿宾也回搔她,其实俩人都怕痒,嘻嘻哈哈互相躲闪笑成一团。钰慧往海里面逃,阿宾追上去,没多久就被海水拍湿了衣服,他们也不管,弯腰互相泼着水,淋成了两只落汤鸡。

  今晚海面平静,波短浪缓,他们不知不觉越玩越深,钰慧退,阿宾就追,当们走到水淹臀部的深度时,阿宾不敢再前进,钰慧故意往水深处去,挑衅的向他勾指引诱,阿宾又追了几步,却不小心失去平衡,跌在海水里面。钰慧连忙赶过去将他捞起,阿宾已经喝了两口海水,咳着不停,钰慧心疼的埋怨他。

  “怕水就不要逞强嘛!”她拍着他的背。

  “就算会溺死,我也要追到你在一起。”阿宾说。

  “傻孩子。”钰慧替他拨走额前的头发,吻了他。

  阿宾也将她紧紧的搂住,钰慧说:“我们回沙滩上去。”

  阿宾求之不得,和她手拉手走上岸边,然后在浪花刚好打得到的地方,相拥而坐。海水带着泡沫淹上来,退下去的时候便将他们压着的细沙流走,让腿上有一种痒痒的舒服感觉。

  天上满满的全都是星星,阿宾跟钰慧说,如果没有月亮的话,星星会更多更亮,钰慧干脆躺下来望着,看得都痴了。

  “好美哦!”她说。

  钰慧站起来,脱掉t恤和短裤,又反手到背后要去解胸罩,阿宾见状也连忙起来将衣服三两下脱剩内裤。

  钰慧看他也脱了衣服,奇怪的问说:“我是想要下去游泳,你干什么?”

  “我……”阿宾才知道会错意,说:“我也去。”

  钰慧将胸罩解下,青春、浑圆而坚实的在轻轻地摇动,那迷人的形状,从到乳底,形成累垂的曲线,阿宾计算着它们的二阶微分,揣度那平面和空间不可思议的变化。阿宾怀疑她的是不是有一条无形的丝线吊着,要不然怎么会恰好这样诱人的向上翘起,还能将托成耸起的山峰。

  钰慧发现阿宾在看她,就瞪了他一眼,左手抱胸,右手脱去小巧的内裤,骂他说:“大色狼。”

  她迎着月,背向阿宾,好像整个人都弥漫散发着月光,黑色瀑布一样的秀发泻落到柔细的腰间,臀部仿佛细琢的白玉,最不应该的是还裂成美丽的嫩桃子,令人垂涎欲滴。

  她每一个轻缓的动作都在挑逗阿宾的神经,所以当他也将内裤脱掉时,钰慧就看见阿宾那惊人的强硬,这显然是对自己的美丽在作见证,她甩了一下头发笑说:“游泳不须要带着舵。”

  “唔,这不是舵,”阿宾从背后揽住她,硬得像棍子的地方就贴在钰慧的臀缝上,阿宾说:“这是罗盘针。”

  钰慧觉得ji巴卡在那里很痒,就踮起脚尖,将腿儿分开又重新合拢,阿宾就被她夹在大腿中间,紧傍着温暖的蜜地,没想到还能有剩的伸出一粒油亮的光头来,在前面呼吸新鲜空气。

  钰慧探身去看,发现自己私处居然长出来的gui头,觉得好玩,她用手指捏着说:“罗盘针?你骗人!这……分明是个和尚。”

  “阿弥陀佛!”阿宾说:“施主言重了。”

  钰慧听了有趣,笑得花枝乱颤,阿宾将手摸到她的下缘,轻轻托在大肉球的底部,同时挺动屁股,让ji巴磨擦钰慧的小嫩芽。

  “嗯……不要……”钰慧红了脸,说:“我要去游泳嘛……”

  阿宾咬住她的耳朵,故意喘气给她听,钰慧嘴上说不要,却举臂反手抚抱着阿宾的头,一点也没有要拒绝的打算,只是缩着脖子略尽闪躲之意。

  阿宾将舌尖探进她的耳朵里,她眯起眼睛讨饶,阿宾离开耳朵,顺着脖子向下滑行,啄木鸟一样的去啜她的肩膀。

  钰慧才些些觉得没刚刚那么肉麻,正想要乘机逃开,忽然双手抓空,腿缝中的和尚也不见了,原来阿宾矮身半蹲,吻着她的脊椎末稍,并且伸出舌头,沿着脊柱凹往上舔,舔得钰慧浑身发毛,手脚僵直动也不敢动,心脏差点都停了,小嘴儿张开却只出气不入气,鸡皮疙瘩一阵接一阵,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

  阿宾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钰慧反应这么强烈,他顽皮的来回多舔了几趟,钰慧忽然一个寒噤,气咻咻的短喘不停。

  他又趁势往钰慧高翘的屁股舔,当舔到最高处的时候,钰慧一直在喉头滚着的一声“啊……”终于叫出来了。阿宾满意的换边继续舔,钰慧仰头吁不成声,两腿不自主的抖着。

  阿宾爬下臀峰,看见屁股和大腿的交界处有一弯可爱的折线,他随着线朝里面吻,钰慧乖觉的将粉臀往后挺,阿宾却吃到一大堆黏黏的水,奇怪,不应该有这么多啊!他才知道,原来当他舔着钰慧背脊的时候,她就浪丢了一次。

  钰慧对阿宾的发现羞愧难当,阿宾却趁火打劫,一条舌头伸的老长,不停的往里面钻去,可惜在这个角度让他抓不到重点。阿宾就教钰慧双手扶膝,弯腰张腿,好让他的舌头长驱直入,无所阻拦的舔在钰慧的yin唇上。

  钰慧像功夫女侠般架起马步,圆呼呼的臀部尽量抬高后翘,让阿宾吃个仔细。阿宾看她丰满的浮起在腿间,柔柔绒绒的阴毛敷在上面,肉包子上面已经难耐的裂出缝来,阿宾舔在又嫩又湿的馅肉上,碱碱骚骚的yin水不停地流出,阿宾照单全收,还吃得滋滋有声。

  钰慧半蹲仰起头,阿宾则是跪着仰起头,埋在钰慧的屁股里,月光下,俩人就像在进行着快乐的膜拜仪式。

  钰慧回头看见阿宾的姿势,“嗤”的笑出来,说:“你好像大青蛙哦……”

  阿宾听她居然还有空来取笑自己,就将右手食指穿到她yin蒂上,适力的揉动起来,钰慧不免“啊……啊……”的浪吟,阿宾就说:“你才像狼女……啊……今天刚好月圆……”

  也许真的是刚好月圆,但更多是因为阿宾的舌头和手指,所以狼女就叫得更蛊惑人心了。

  “喔……喔……啊呀……”

  钰慧被玩得很难受,她摇动屁股想摆脱阿宾的手指,阿宾一不作二不休,左手中指挖进她的穴儿中,缓缓的进出,舌头则移动战线,去舔她的屁眼。

  钰慧真的尖声叫了,阿宾自然不会去阻止她,到后来她嘶哑的喊着,同时海风强劲,所以听起来也很微弱。

  钰慧没被人舔过屁眼,阿宾也没舔过人屁眼,他舌头在皱皱粗粗的小圈上滑动,钰慧既搔痒又舒美,小屁眼儿直收缩,好像在说话一般。阿宾同时也加快两手手指的动作,把个嫩穴整治得痛快不已,yin蒂红肿颤动,膣腔夹得又小又紧,他决心要钰慧溃决,三个要点不停的猛攻,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