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话亲王旧部(1/2)

加入书签

  夏没有立刻出门,而是在门口把贝拉靠墙放下,在那里等着。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贝拉醒了过来。

  “我怎么感觉这么困……就像是几天没睡觉了一样。”

  她的神色间透着疲惫,脸上都是红晕,眼睛里面蕴含着一丝满足的神情。

  “呀……”

  她想要从墙边站起来,却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发软,撑了几下都没有成功,最后只得继续靠在那里。

  “丝特芬妮,那种药到底是什么类型的?不是说只会造成逼真的幻觉么,现在怎么看她像是刚刚跑完马拉松一样。”

  夏在脑海中纳闷的问道。

  “主人,马拉松是什么东西……”

  “就像刚刚跑完了长跑,一口气跑几十公里那种,身心都会感觉非常累。”夏打了个比方。

  “那种药是一种加入了魔法粉尘的炼金药剂,可以让人误认为自己做了当前最希望做的事情,激烈程度视用量来定;她只舔了一点的话,应该只是一时疲劳,很快就会恢复的。”

  丝特芬妮绕着贝拉飞了一圈,看着她的脸色回答道。

  “……最希望做的事?”

  夏看着贝拉那迷蒙的眼神,打了个寒战。

  “女王大人……您刚才实在是太残酷了,我差一点就承受不下来。”

  贝拉媚眼如丝的从地上爬到了她的脚边,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鞋子,抬起头说到:

  “请让我休息一下,然后再继续好么?”

  说着,她对着门外轻声喊道:

  “萨布丽娜,萨布丽娜!”

  “您找我?主人。”

  门外响起了红发侍女的声音。

  她的声音比起一般的女性有些发粗。不过可以听出来松了一口气。

  “把我的那些道具拿来。”

  贝拉喘着气说到:

  “要铂金箱子里的……”

  门外沉寂了下来。

  “主人,您的箱子拿来了,现在送进去么?”

  1分钟后门外重新响起了声音。

  贝拉转头看向夏,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

  夏僵硬的点了点头。

  “送进来吧。”

  贝拉趴在地上说到,刚才那几下似乎用尽了她的力气。

  “嗒。”

  红发侍女打开门,把箱子放到了地上。看了一下贝拉的状态,安心的退了出去。

  现在的贝拉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副刚刚完事后的模样,至于为什么趴在地上,这位主人的花样之多她早就见识过了,所以一点也不奇怪。

  “她总是这么担心我……呵呵。”

  贝拉把箱子打开,从里面拿出来一条荆棘长鞭和一个带锯齿的金属夹,爬到了夏的身下,恳求到:

  “下次我希望用这两个……”

  “如果你表现得好一点,我会考虑的。”

  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还好是自动模式。不然非得露陷不可;这家伙的口味还真重,难道就不怕受伤吗。

  她在心中暗暗庆幸。

  “谢谢您,女王大人。”

  贝拉低下了头,再次吻了一下她的鞋子,那种恭顺的态度简直和之前判若两人。

  “我问你,你有办法从要塞北门出去吗。”

  看到她变的这么听话,夏终于步入了正题:

  “要那种不显眼的出城方式,最好再想一个像样的借口。”

  “您要去北方?”

  贝拉努力的抬着头说到:

  “现在这个时期恐怕很困难。凯文那个老家伙谁的面子都不给,即使我拿父亲的名头压他。他也会用各种借口推脱;而且他在军中的威望很高,我也不敢太过份……”

  “既然连这种小事都做不好,我要你还有什么用?”

  夏高高在上的看着她,突然踩住了她的手指,用鞋底轻轻的碾压着:

  “废物……”

  自动模式很好的控制了那种既让人心存恐惧,又没有受到严重伤害的力度。贝拉脸上露出了既痛苦又享受的表情:

  “对不起,我是一只没用的狗……请让我这个卑微的废物再想想其它的主意……”

  夏收回了腿,站在那里说道:

  “凯文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品格如何?有哪些弱点和喜好?把你知道的全讲出来。”

  贝拉被踩的那只手贴在地面不敢动,微微喘息着说:

  “他是一个倔强的老头子。从来没传出过有什么不良嗜好;平时对待下属十分严厉,不过那些士兵都很敬重他……凯文的妻子很早以前就死了,到现在也没有再找过新的,目前无儿无女,本身又是准剑圣级别的强者,找不到明显的弱点。”

  “听说他是南部战争的英雄?”

  夏对这位老将军的事迹多少有点好奇。

  贝拉点点头,用虚弱的语气说到:

  “他是一员能征善战的猛将,而且十分有智慧,曾经多次创下以少胜多的经典战役。那时在南部有两股实力很强的叛军,其中一股是狼牙军,据说背后有教团的支持;另一股和边境西南的朋赞王国关系紧密,十年前,王国派出的平叛部队由萨科亲王担任主帅……”

  “等等!”

  夏突然打断了她,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猛跳了一下。

  萨科亲王?

  ——那不是她的便宜爷爷么。

  “你是说,这个凯文将军是萨科亲王的旧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