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嬌豔的絕美人妻(1/4)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我的邻居张欠叔叔是父亲以前的老部下,由于老爸退伍后对他的相助,使得原本一无所有的他近年生意上有所起色,加上他本身不错的生意头脑跟在部队留下吃苦耐劳的优良传统,在前年一次赌命似的生意波澜中成了胜者,身家过了亿。

          张叔叔是个重义气的人,或许部队回来的前辈们大都这样。他感激父亲以前的帮助,所以特意买下了我家隔壁的套房,跟我们做起了邻居,并对我疼爱有加,经常叫我去他家玩,不时还偷偷地塞钱给我。

          张欠这个人跟他的名字一样,身体上欠缺了些东西,他在当年打越战的时候被子弹打中了肾脏,还是父亲将他从战场上背了回来,后来因为医院的医疗设备差,他被强行摘掉了一个肾。这使他现在的性能力大大下降。至今仍然膝下仍无一儿女,所以他将我像儿子一般地看待,对我疼爱有加,而似乎老天是公平的,张欠拥有一位美艳不可方物的妻子,叫肖韵云,有着一双漆黑清澈的大眼睛,柔软饱满的红唇,娇俏玲珑的小瑶鼻,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得破的粉脸,并有着一米七窕窈的好身材,优美浑圆的修长**,丰满圆润的翘臀,以及那成熟芳香、饱满高耸的一**房,配上细腻柔滑的肌肤,活脱脱一位火辣尤物。

          由于她只大我七岁,加上两家窜门比较频繁,所以她跟我走得很近,经常叫我去她家陪她玩,或看看碟或打电脑游戏。韵云姐的国文水平很好,我想我之所以国文比其他科目强应该都是拜她所赐。她现在是我们学校的国文教师,教我们班语文,在学校我叫她肖老师,而出了校门我则叫她韵云姐。

          韵云姐穿衣服很开放,她喜欢穿尼龙透气布料的连衣裙跟有带子的高根鞋,而且大都低胸,因为她觉得这才能衬出她的好身材,而在家喜欢穿紧身的韵律裤跟宽松的t-**,而且她穿韵律裤时一般都不穿内裤,每次看到她那晃来晃去饱满高翘的屁股我那18mm的**都青筋暴涨地在裤子上撑起帐篷。

          张叔叔给韵云姐配了辆宾士轿车,但她一般都不开去学校,说是影响不好,所以每次上学她都跟我搭公车去,而我因为比较喜欢踢球,所以放学都是她先走,我则跑去球场。但每次都是我先回到家,她才姗姗赶回来,我就一直觉得纳闷。

          直到有一天,让我发现了韵云姐不开小车的秘密。

          那天放学,我照往常一样踢完球搭上回家的公车,这个时段搭车的人特别多,一上车就身不由己地被人流拥入车厢。后续的人群不断挤进,当我站稳的时候发现右手边站着位打扮妖冶的少妇,她穿着粉红紧身的超短连衣裙,前面低胸的叉开得很低,前面两条布带延着**往上到颈后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而背部露出了一大块,而更令我喷血的是,她衣服上并没有胸罩的条纹痕迹,而那两颗硕大坚挺的**看上去有e罩杯了吧!!我忍不住瞄向她那亮丽卷发下的俏脸……。

          啊!这不是韵云姐吗!我差点叫了出来,然而我在心里暗自思捋着:她现在怎么会在这里?她不是跟我同个站上的车啊,她去了哪里?正当我不思其解的时候,我看见韵云姐微张着魅眼,雪白的牙齿轻咬着湿润的下嘴唇,一副痛苦的模样,我刚想开口,发现在她后面一个比她矮上半个头的民工打扮的大叔正在用他的手扣挖着韵云姐那浑圆的屁股,而她扭动着屁股往,脸上浮现着痛苦的神色,这一幕看得我血脉沸腾,球裤里的家伙不安分地翘了起来。

          我心想:不能便宜了那个傻蛋民工。便随着人流一挤将民工挤开了去,民工不忿地望向我,而刚接触到我愤恨的眼神便乖乖地挪开了。我渐挪站到韵云姐的背后,车内沙丁鱼似的人流拥着,将我和她紧紧地挤着贴在了一块,韵云姐象棉花一样柔软的身体立刻压在我身上,前面的人挤的已经没有一丝缝隙,后面的人还在拼命的往前拥,借着拥挤,我努力的享受着韵云姐身体的触感。韵云姐身高跟我差不多,她的臀部刚好处在我小腹的三角部位,借着车身的摇晃摆动腰部,早已**的**贴在韵云姐屁股中间的裂缝上摩擦,隔着薄薄的衣服,可以感觉到她身体热乎乎的肉感。

          我逐渐加大力度,双腿分开向前靠拢,夹住韵云姐的大腿,腰部也用力向前压迫丰满柔软的屁股,**的**开始挤在屁股沟里上下左右的蠕动,可以感觉到韵云姐屁股上的嫩肉被我弄的左右分开。而她竟然主动地将屁股向我的**挺来,似乎对我的非礼十分享受。我逐渐放大胆量,索性松开吊环,双手从人缝里向前探,缓缓的放在腰间,借着拥挤轻轻的抱住她的腰,哇!感觉比想象中还要细!。我随即晃动腰部,下腹紧紧贴在她屁股上,我逐渐放肆起来的抚摸,可以感觉到她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我一步步的加大力度,伸进短裙里的双手贴在韵云姐完全裸露在t字裤外面丰满的屁股上,挑逗似的抚摸那里滑嫩的肌肤……

          薄薄的超短裙下,丰盈雪白的大腿和臀峰正被我的大手在恣情地猥亵。浑圆光滑的臀瓣被轻抚、被缓揉、被力捏、被向外剥开、又向内挤紧,一下下来回揉搓,韵云姐的嫩面绯红,呼吸开始急促……

          我探进t字内裤的边缘,抚上韵云姐光洁细嫩的小腹,探向她隐秘的草地。

          发现这里早已泛滥成灾,我拨开湿漉漉的内裤,摸向了韵云姐神秘的花园…

          ……

          突然碰到一根硬硬的东西,正在有旋律地转动着,随着它的转动在她的周围不断地流出滑不溜手的淫液,将我整个手掌都打湿了。难道是电动**?没想到在韵云姐平日端庄贤淑的一面下竟然还隐藏如此淫荡的一面。

          “韵云姐……”我吐著深深的气息在她耳边念出她的名字。

          “喔…小健……怎么会是你…。喔…嗯……”韵云姐转过半个头来幽幽地望着我。

          “韵云姐…你的屁股好有弹性…夹得我好舒服喔……”我贴在韵云姐的耳边很小声地说到“小健…怎么是你…不…不要…嗯…喔……”韵云姐说着边小幅度地随着我按向电动棒的手不断扭着屁股。

          “韵云姐…原来你每天都比我晚回……就是为了穿得这么火辣让男人非礼你…”我左手抓住电动棒的柄将震动调至最强顺时针最大幅度地搅弄她的**,伸出右手紧贴在她两片肥而挺翘的屁股缝之间,中指不断撮弄她早已被淫液浸湿的屁眼。

          “啊…不要…喔…小健……我是你姐姐呀……喔……我老公是你张叔叔啊…

          …“韵云姐口中说着翘臀却越发紧凑地向我扣着屁眼的手挤来。

          “不行…谁叫韵云姐那么诱人……我好喜欢你……”我淫欲高涨,索性在球裤边掏出了早已血脉贲张的老二,抵住了韵云姐的菊花蕾,那里早已被淫液滑得一塌糊涂,我腰一沉,稍一用力,挤开了洞口的嫩肉,直挺挺地插了进去。

          “啊……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插我的屁眼……”韵云姐发出细微的哼声,洁白的牙齿咬着性感的红唇,苗条玲珑的身体轻轻扭动着。我感觉到她壁内的嫩肉包围着我的老二并在不断地收缩,我开始了开始很小幅度的有节奏的**,并用右手的中指狠狠地抵住按摩棒往内按,食指在韵云姐那粉嫩而敏感的阴蒂上划动,一下,两下,三下……。

          喔……喔……嗯……随著那小幅度的运动,那**又更为深入体内,而韵云姐喉咙深处的闷绝叫声也愈叫愈压抑不住。

          我开始袭上她的胸乳肆虐,从那层薄薄的布料中被剥露出来的丰满娇挺的嫩乳,好像韵云姐苗条纤细的身段上翘起著两个饱满的小丘,和臀部一样地呈现完美无缺的半球形,我粗大的五指,由下往上抄起那两个肉球尽情地揉弄著。

          **里的电动棒搅弄着淫液来回地旋转着,我感到插在屁眼里的**被电动棒旋转而顶起的臂肉不断抚弄着**。

          “韵云姐…你出门**里…还插着电动棒…好淫荡喔…”我硕大的火棒在她的**中贯穿,粗壮的蘑菇头不断刮弄着穴壁上的肉粒。

          “不要…你不要跟张叔叔说…喔…”韵云姐扭动着身躯,充满弹性的翘臀挨着我的小腹使劲地旋转。

          “我不会说的…但你要乖乖让我插哦…”丰满雪嫩的乳峰我的魔掌中扭曲变形,揉面球似的被揉搓的一片潮红。

          “好…我让你插……”韵云姐的美目微张,肢体发生很大的扭动,喉咙深处还发出好像在抽泣的声音,那是因为性感带被人蹂躏激发而喷出来的缘故。

          “韵云姐。…你的屁眼好紧…里面好滑啊……”我运用那巧妙的手指,从下腹一直到大腿间的底部,并从下侧以中指来玩弄那个凸起的部份,再用拇指捏擦那最敏感的部位,食指将电动棒往**最深处死命地塞,粗壮的**一抽一插不断摩擦她屁眼里的嫩肉。

          “不…不要…说这么淫的话…我受不了……”韵云姐的后庭蜜洞不自主地收缩夹紧我的**,而前面的花芯也由于电动棒的扭动不断地从深处渗出花蜜。

          “但是你的屁股好翘好有弹性…我好想用力插喔…”我说着边捧起她的柳腰,挺起**往她屁眼深处一记强顶。

          “啊……不行…这里好多人……”她的头靠在我的肩上,两颊绯红地在我耳边低喘。

          “在这么多人面前插你屁眼…你好有快感吧”……我粗大的**不断挤进又抽出,中指和着淫液压在她肿涨的阴核上使劲地揉搓。

          “呜……好刺激…好粗…你的东西好粗啊…”韵云姐的屁股死命向后挤着我的**,丰满的**对着车内的扶柱不断摩擦。

          “韵云姐…叫我插你……”

          “不…不要…我…说不出口…”

          “说啊…韵云姐……”我将粗大而坚挺的**猛地全根插入“啊……我说…

          我说…插…插我……“

          “再火辣一点……”

          “你饶了我吧……。我…我说不出来……”

          “不说么…韵云姐……”我灼热的**紧顶住柔嫩的菊花口,粗大的**在韵云姐紧窄的蜜洞中威胁地缓慢摇动,猛地向外抽出。

          “别…啊…我说。……”

          “来…贴在我耳边说……”

          “干…干我……用力地干我……”

          “继续说……。”

          “操…操我……我好喜欢小健操我……操死我……”

          韵云姐耳边传来我粗重的呼吸,嘴里的热气几乎直接喷进了她的耳朵。我巧妙地利用身体隔断周围人们的视线,开始吮吸诗晴的耳垂和玉颈。

          “我的什么在操你啊?”

          “你…啊……你的**”

          “叫**!”

          “**…啊…**……”

          ↑返回顶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