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7 她的十几个情夫 完结(1/2)

          加入书签本章报错

          沈嬜去参加荀荭的葬礼,荀萌在看见她出现时,扑上来狠狠刮了她一巴掌,朝她怒吼:“都是因为你!四叔为了赶回来找你,才坐上那趟车的!你害了他,你害死了他啊……”

          沈嬜生生承受了那巴掌,没有避开。

          荀萌看她木木的表情,自己突然捂着脸也哭了起来,“也怪我,该怪的是我,因为我不喜欢你,不想让你进荀家,我调查了你,让人放了你的照片在网上……”

          沈嬜没注意听她说了什幺,她只是默默的盯着荀荭的黑白照片几秒,然后就转身离开。

          生平第一个关心她的人,却因为她而死了。

          回到柏杨市,她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到了市政厅。站在市政厅大门,她拿起手机打电话给了莫寒之。

          “嬜儿?”莫寒之正在开会,她的电话让他很意外。

          “莫寒之,荀荭死了。是我,是你,是你们害死的。”她平淡的声音响起,听得却是叫莫寒之心中一紧。

          “嬜儿!”

          “你们的命贵,我天生命贱,我不敢要求你给他陪命,但却可以陪上自己的。”她的话未说完,便听莫寒之惊急的吼声:“你胡说什幺!不许你乱来!你在哪?”

          “你抬头看大门。”沈嬜淡淡道。

          莫寒之微抬头,就从窗口看见市政厅大门口站着的人,立刻道:“你站那别动,我马上出来!”

          “莫寒之,我从来没喜欢过你,也没喜欢过他们,我讨厌你,恨你。”她不急不徐的说,莫寒之听得心中一刺,却顾不得难受,只是朝着楼下狂奔,“我知道,我知道你恨我,没关系。”

          “我答应过要跟他结婚的,现在荭叔死了。我得陪着他去。莫寒之,再见。”说完,她扔了手机,取出插在背后的刀子拔出,然后用力往手腕上划下。

          莫寒之听得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不顾形象的狂奔而出,跑到了市政厅大门,看见她手上血如泉涌,感觉心也被撕裂了。

          沈嬜扔了刀,看着他,嘴角勾起朝他露出绝望的笑,然后整个人往后栽倒。莫寒之嘶吼着上前抱住她,看着手腕上深深的伤口,只觉得心惊肉跳,一把扯下领带将她手腕死死缠住,一边怒吼:“楞着做什幺,快叫救护车!”

          旁边的警卫都吓傻了,这才反应过来。

          而刚刚的一幕,被过路的好事者远远拍了下来,莫寒之现在已经顾不得影响,只是紧紧抱住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死死压着她手腕的伤。

          “该死,你不准有事……”

          所有人赶到医院时,沈嬜已经从急救室里转到了病房,大出血让她一直昏迷不醒。

          而先前被人偷拍到的照片,也被传到了网络上,瞬间在全网炸开,有人认出照片中的女孩便是前几天那位乌漠族人,而莫寒之抱着她痛苦的表情,也让所有人有了许多想像。

          有人猜测是他的情人,有人猜测是他的私生女。

          程砚本是正在用午餐,程锦周抓着报纸飞跑过来,惊叫着,“爸爸,你老婆我后妈出事啦!”

          程砚抓过报纸迅速翻阅,然后揪着外套就冲了出去。自杀,她怎幺会自杀呢,她看着就不像那样的人。

          赶到医院,闯进了特殊病房,发现里面坐满了人,看见他的出现,也没人有太多反应。

          “沈嬜。”他在床边坐下,盯着脸色苍白的少女,心也跟着拧了,瞪向所有人:“你们对她做了什幺?逼得她要做傻事?”

          回答他的是可怕的沉默。

          程砚紧握着沈嬜的手,心中头次涌起后悔,自己若是没有那无谓的坚持,早些拐走她,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沈嬜昏迷了两天,依然不见醒来。莫寒之急得差点拆了医院,医生们也解释不清楚,她分明已经脱离了危险,照理当晚就该醒了。

          “沈嬜,你给我醒来,别再睡了,只要你醒来,以后我都依你,你不想看见我,我不出现就是了。”莫寒之抓着她的手,一次次的低喃。

          她反常的昏迷,实在让他害怕。

          “她只是魂魄离体,回归本位了。”一直沉默不语的沈镜心,终于忍不住开口,等了两天,她依然不醒,这让他坐不住了。

          莫寒之瞪着他,“沈二你什幺意思?”

          “她不是凡人。只是回了她该回的地方。”他面无表情的回答,倘若是动心之前,他会庆幸,这样一个邪物在人间总之是个不稳定因素。如今却满心焦灼。

          “她的身体异常,你们都该知道。”

          “所以你能不能让她醒来?”张铎听得又惊又喜。沈镜心叹息了声,“不是不可,可就算救她醒来,荀荭的死,也会让她怨恨不灭。不解了因,便无法消除果。”

          “你少打哑迷,快说!”莫寒之狠狠皱眉。

          “要先救活荀荭。”

          “你在说笑?”宣砚瞪着他,这和尚怪言怪语,这会儿还要开玩笑!沈镜心表情严肃,“我没开玩笑,这本也是逆天而行的事,荀荭本来阳寿已尽,但若不逆天救他,沈嬜心结不结,她是不会回来的。”

          “好,你只说要做什幺?”莫寒之虽然讨厌他,但此时不得不相信他。

          “借命。”沈镜心握紧腕间的佛珠,脸色有些沉重,这种逆天的事,本是不该,但为了沈嬜,他什幺也顾不得了。

          “他因你我而亡,也能因你我而活。只要你们愿意借他阳寿,我便可以救他回来。再迟些,他的身体怕就要彻底腐烂了。你们自己决定要不要借寿给他。”

          荀荭被救醒过来,这件事成了头条新闻。而当他听说沈嬜自杀时,又惊又怒,又听说她肚子里还有孩子,更是又心痛又生气。

          “现在沈嬜不愿回来,你必须去寻她。”沈镜心虽是不甘,但觉得现在只怕她不太乐意见到其它人。

          荀荭没有任何犹豫,按他要求躺在沈嬜身边,又将两人双手叠放,对其它人道:“其它人都出去,未结束前,不可打扰。”

          沈嬜本体回到了魔族,封尘的记忆也跟着恢复,看见久不相见的伏彧和红绡两位姐姐,本该高兴,却完全笑不出来。

          这晚在梦里,她见到了荀荭,他抓着她发火,狠狠斥了她一顿,然后又叫她快点醒来,还说他被他们救活了。

          沈嬜本是不相信,莫寒之他们那样的人,怎幺可能愿意牺牲自己去救他?可最后还是忍不住醒了过来,她就是想去教训一下莫寒之,到现在他还想骗她?

          可醒来时,却看见荀荭坐在床边,正红着眼睛瞪着她。

          “荭,荭叔?”他真活过来了?他们真的每人借了他五年阳寿!

          还有,沈镜心有那幺厉害吗?这让她一阵后怕,要是当时他要对付自己,她未必能是他对手啊!她是不是要感谢二叔不杀之恩?

          ↑返回顶部↑

          目录